<acronym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acronym>
<rt id="88yoq"></rt>
<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rt id="88yoq"></rt>
<acronym id="88yoq"></acronym>
<rt id="88yoq"><optgroup id="88yoq"></optgroup></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其他小說 > 大明春色 > 大明春色最新章節列表

第九百二十一章 昨夜弦音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一大早姚姬跟著皇帝和官員們,去拜謁了皇陵。來回的路程和典禮用了幾個時辰,返回中都皇城時,已是中午了。

午膳罷,姚姬換下了身上青色打底的寬大禮袍、以及有點重的鳳冠,這才叫人找了個住在次地的老宦官帶路,前往郭夫人的住處見面。隨從們抬著一只箱子,正是為了看望郭嫣準備的禮物。里面有綢緞、新銅錢,以及一些胭脂水粉,各種各樣的用品。

眾人走進一座庭院,姚姬見到出來迎接的郭嫣時,立刻感到有點意外。

幾年不見,郭嫣的變化很大。她仿佛衰老了一大截,蒼白的皮膚無甚光澤,臉上除了細紋,鼻翼旁的肌膚下垂也很明顯。素凈的衣裳打扮也不太用心,她看起來就像一個普通的婦人。

見禮罷,郭嫣引姚姬入內。姚姬見這間房里的一張桌案上,擺著銅鏡、梳子、小匣子等物。之前郭嫣似乎打扮了一下,但是通報之后,時間不長,所以那些東西還沒收拾。

“賢妃竟沒甚么改變,還是那么漂亮!惫糖浦дf了一句,她的眼神有點復雜,并下意識伸手放在自己的臉頰上。

“哪里!币⑿α艘幌,轉頭道:“東西放著,退下罷!

隨從們陸續道:“是!

姚姬看了一眼箱子,“這是皇后的心意!

郭嫣道:“賢妃回京后,替我謝她。這邊請坐!

倆人在里面的椅子上入座,郭嫣離那桌案不遠,仍時不時往銅鏡里瞧了一眼。姚姬的容貌似乎有點刺激她了,畢竟姚姬比她小不了兩歲。

中都皇城里幾乎沒有男子,留守司的官吏將士不會進來;但郭嫣對自己的色衰、仍當場表現出了沮喪的情緒。

姚姬忽然可得,郭夫人已經沒有任何翻身的辦法了。美色著實是女子的一大優勢,可惜有時間限制,且極容易被無益揮霍。

“不管到了甚么時候,皇后一直掛念著郭夫人!币ч_口道,“她常提起你們兒時的事!

郭嫣有氣無力地說道:“應該有點愧疚罷!

姚姬聽到這里,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看著她,輕聲道:“但如今,恐怕只有皇后才會如此掛念你了!

郭嫣微微張嘴,卻說不出話來。姚姬剛才的話,無疑是事實。

姚姬接著坦誠地說道:“圣上出京、想帶著誰,皇后本來是不愿意多干涉的。我為了陪伴圣上,提出自愿前來看望郭夫人,皇后才從中想了法子;屎笮睦飶奈春鲆暪蛉四!

郭嫣沒有回應。

姚姬又道:“廢太子一黨傾覆之時,郭夫人能留在皇宮,也是皇后在想辦法!

郭嫣抬起頭說道:“后來鳳陽發生了大火,大家不都認為我的是個麻煩嗎?因此才把我送到這里了!

“人很難為了別人,不顧一切!币У,“我覺得、郭夫人心里是明白皇后心意的,所以才會有此苛求。否則一個非親

非故的人,你會苛責那人到一絲一毫的地步嗎?”

郭嫣頓時轉頭看著姚姬,她的神情細微快速地變化著,沉默不語。

“事到如今,我不需要憐憫!惫痰,“我在這里守陵很好,還能陪著瞻塏!

姚姬平靜地說道:“那場大火與圣上皇后無關。今天早晨,圣上很早就起床了。我出門后才發現,圣上正在失火的廢墟邊踱步。圣上沒有愧疚,只有感概!

郭嫣的上身一陣起伏,臉上露出了憤恨與痛楚,她似乎呼吸都有點急促了,咬牙道:“縱|火的老太監吳忠,是不是馬恩慧的心腹?”

姚姬瞧著郭嫣的眼神,心頭不禁一陣緊張。姚姬忽然明白了,郭嫣為甚么老得這么快,她心里那些大起大悲、恐怕尋常人承受不住。

原先姚姬曾經想過,利用郭嫣的仇恨、對付馬恩慧,但最終沒有付諸實際,只是想想罷了。如今看來,姚姬慶幸自己沒有胡作非為,否則事情可能控制不了。

人也是在改變的。以前姚姬非常憤恨馬恩慧、恨不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最近兩年她反而有點看開了;蛟S還是日子越來越順心的緣故,她漸漸豁達了。

“如果真是馬恩慧指使,恐怕圣上也會做些甚么!币Р粍勇暽,“郭夫人別忘了,瞻塏不僅是你的兒子,也是圣上的侄子;适业难},是能讓外人想害就害的嗎?”

郭嫣冷冷道:“馬恩慧會承認?”

姚姬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圣上的心,恐怕比人們想的還要明白!

郭嫣皺眉注視著姚姬,不置可否。過了一會兒,她只是說道:“我確實看錯了圣上,那時真的太傻了!

姚姬隱約猜到了郭嫣的后悔。姚姬也有所耳聞,據說當初許給朱高煦做漢王妃的人、有可能是郭嫣。

“命運無常。不管是恩還是怨,而今怕是都沒用了,沒辦法,能放下就放下罷。郭夫人若有甚么需要,托人告訴皇后,只要辦得到、皇后還是會幫你;屎笮睦,你一輩子都是大姐!币дf罷,站了起來,“告辭了,后會有期!

郭嫣送了一程,她對很多人有怨恨,但與姚姬沒甚么恩怨。

走出庭院,明媚的陽光下微風習習,姚姬忽然感覺、好像有一股悶氣舒展出來了,人也好受了不少。即便是在郭嫣的屋子里呆一小會兒,姚姬也感覺十分不適,連空氣中似乎也有一股讓人壓抑的氣息。姚姬不禁有些許感概。

宮女們忙拿了一把遮陽的傘過來,姚姬隨后上了轎子,回到大伙兒下榻的宮殿。

明早要啟程離開中都,今天下午沒甚么正事了。姚姬便下令隨行的人,去皇貴妃沐蓁住的地方。

此時沐家的家勢如日中天,今上起兵奪得天下、黔國公沐晟居功至偉,極得皇帝倚重;而且沐府的人,至今仍舊鎮守云南,乃大明朝權勢最大的異姓勛貴。圣上為了拉攏沐家,不惜改變禮制,專門給沐蓁添了一個“皇貴妃”的名號,可謂恩寵無以復加。

連皇后也是

非常忌憚沐蓁的,時常還有點擔憂。姚姬雖與皇后交好,但她也沒必要為了皇后、與沐蓁過不去;何況皇后與沐蓁、平日也是相互謙讓,不敢輕易結怨的。

沐蓁非常熱情。她本來好像在午睡,這會兒出來見面鬢發還有一縷沒理好,她卻毫不在意,馬上就親熱地拉著姚姬的手,說起了昨夜的琵琶聲。好像倆人的關系非常親密似的。

且沐蓁長了一張俊俏精致的桃心臉,笑起來眼睛十分明亮干凈,總是讓人十分舒服、如沐春風,也從不端架子炫耀家勢。起初姚姬以為她是擅長處世、都是技巧,但日子稍長,姚姬便有點相信了,沐蓁似乎真是個好相與的人兒。

于是姚姬并不討厭她,反而還有點喜歡。

皇后有太子、沐蓁也生了皇子,姚姬根本就沒把她們當對手,她都懶得在權勢方面爭甚么、本就不是同等的實力。姚姬只想爭寵。

“好像叫陳仙真!币б娿遢栌信d趣,便很配合地悄悄說道。

沐蓁將身子歪過來,也輕聲道:“都被發配到鳳陽來了,圣上還親自去見她,怎么有點藕斷絲連的樣子?陳仙真與圣上有甚么過往么?”

姚姬輕笑道:“我聽說圣上在云南時,陳仙真就來過,為安南國的人做說客的。后來估摸著曾親近過圣上!

“親近?”沐蓁隨口重復了一下。

姚姬在輕聲道:“吶個!

倆人對視了一眼,沐蓁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此哪抗庀乱庾R回避,姚姬就猜到她聽懂了。

姚姬又道:“圣上是個念舊情的人,不止對一個人如此。那陳仙真主動出來露面,圣上或許不會做得太絕情!

就在這時,姚姬隱約看到、曹福的身影從門外路過,她便轉頭道:“去把曹福叫進來!

侍立在門口的宮女屈膝道:“是!

姚姬對沐蓁說道:“問曹福就知道,這太監整天在圣上身邊!

果然曹福很快就進來了,他見到兩個皇妃坐在上面,急忙跪伏磕頭。沐蓁道:“曹公公快起來罷!

曹福白胖的臉十分和善,帶著笑容道:“奴婢謝皇貴妃娘娘、謝賢妃娘娘,兩位娘娘貴體安康!

接著沐蓁輕輕揮了一下手絹,侍立在客廳里的幾個宮女便屈膝行禮,紛紛離開了。曹福轉頭看了一眼,回過頭時立刻又露出討好的笑臉。

姚姬道:“我問你,圣上要怎么對待陳仙真?”

曹福為難道:“奴婢不太清楚呀,只知道,明天她會與咱們一道離開中都!

姚姬道:“皇貴妃也在這里,你有甚么不能說的?”

曹福沉吟片刻,說道:“奴婢真不知道皇爺要怎么辦,不過剛才陳仙真還在皇爺身邊哩;薁斀腥苏偎サ!

姚姬與沐蓁不約而同地轉頭,對視了一眼。倆人很默契地沒有多問,只等曹福繼續說。

(本章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55suji.com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福建福州| 肥城| 甘孜| 日照| 广饶| 邹平| 铜仁| 哈密| 鹤壁| 萍乡| 宜春| 廊坊| 商洛| 晋城| 许昌| 辽阳| 大兴安岭| 泗阳| 昌吉| 衢州| 包头| 黔西南| 海北| 阳泉| 临夏| 乌兰察布| 红河| 苍南| 雅安| 潜江| 石河子| 邳州| 汉川| 淮安| 濮阳| 三门峡| 青州| 白城| 高密| 玉树| 丹东| 正定| 临汾| 晋中| 昭通| 那曲| 通辽| 日喀则| 张掖| 阿拉善盟| 潜江| 醴陵| 项城| 三沙| 阳江| 正定| 云浮| 宜宾| 包头| 桓台| 明港| 明港| 海北| 黔东南| 泰州| 海东| 澳门澳门| 荣成| 丽江| 大庆| 慈溪| 山西太原| 汕尾| 宁波| 锡林郭勒| 义乌| 东台| 烟台| 长兴| 温州| 中卫| 阳泉| 大庆| 日照| 漯河| 揭阳| 保亭| 伊犁| 新疆乌鲁木齐| 三亚| 菏泽| 兴安盟| 基隆| 焦作| 金坛| 巢湖| 汕头| 湘潭| 海南海口| 怀化| 五家渠| 安徽合肥| 台中| 巴中| 海安| 唐山| 江苏苏州| 泗洪| 福建福州| 淮安| 宜昌| 防城港| 儋州| 阿克苏| 台中| 怀化| 瑞安| 博罗| 文昌| 泰州| 安吉| 克孜勒苏| 许昌| 烟台| 偃师| 三门峡| 海南| 株洲| 公主岭| 伊犁| 阳春| 烟台| 福建福州| 荆州| 灌云| 贵州贵阳| 柳州| 顺德| 章丘| 营口| 海安| 福建福州| 三沙| 义乌| 无锡| 和县| 台南| 三明| 庄河| 包头| 雅安| 公主岭| 鹰潭| 万宁| 昌吉| 丹阳| 黄山| 湛江| 乐山| 崇左| 桐城| 招远| 涿州| 秦皇岛| 自贡| 临沧| 辽阳| 镇江| 廊坊| 肥城| 钦州| 济南| 曲靖| 仁怀| 济南| 扬州| 眉山| 丽江| 台州| 昌吉| 灵宝| 梅州| 吉林长春| 昌吉| 广汉| 肥城| 毕节| 灌云| 呼伦贝尔| 广饶| 渭南| 公主岭| 济南| 文昌| 台州| 芜湖| 乌海| 惠东| 忻州| 金华| 牡丹江| 阿拉尔| 汕头| 黔西南| 佛山| 石狮| 汝州| 浙江杭州| 阿坝| 克拉玛依| 黔西南| 高密| 曲靖| 安阳| 天水| 信阳| 酒泉| 德阳| 七台河| 长兴| 赣州| 镇江| 西藏拉萨| 襄阳| 瑞安| 台南| 内蒙古呼和浩特| 赤峰| 泰州| 台州| 平顶山| 石狮| 库尔勒| 赤峰| 广西南宁| 怀化| 曲靖| 鹰潭| 鹤岗| 长垣| 绥化| 杞县| 大庆| 阿克苏| 怒江| 葫芦岛| 百色| 楚雄| 永州| 崇左| 张北| 晋城| 锦州| 岳阳| 台南| 台中| 大丰| 莱州| 河北石家庄| 白银| 台州| 威海| 西藏拉萨| 大兴安岭| 辽源| 白沙| 阿拉尔| 东台| 桐乡| 日喀则| 甘孜| 泰安| 澳门澳门| 青海西宁| 长治| 黑河| 塔城| 黄石| 济南| 蚌埠| 莱州| 池州| 张掖| 阳春| 吴忠| 宁国| 大同| 淄博| 河源| 连云港| 涿州| 枣阳| 盐城| 沛县| 晋城| 偃师| 常州| 岳阳| 汕尾| 淮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