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acronym>
<rt id="88yoq"></rt>
<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rt id="88yoq"></rt>
<acronym id="88yoq"></acronym>
<rt id="88yoq"><optgroup id="88yoq"></optgroup></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快穿之滅了她的光環 > 快穿之滅了她的光環最新章節列表

第760章 回憶,我是月(23)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之前系統里的積分雖然多,但是上次她搞的東西實在是太費積分,所以基本上一次就全都用空了。

她肯定不能再搞一波天地色變海市蜃樓的情景給奈節看,所以就直接讓系統現身,在奈節面前搞了一次回放,然后在系統旁邊添了一波圣光,讓奈節以為這是她的一種能力。

季暖直言自己可以把那些景象再放出來一次,如果奈節這次不來的話,她就放出來給大家看。

所以對方不管這邊有什么豺狼虎豹,都得來。

只是她沒成想這貨能把事兒想的這么簡單……還羞辱,她看上去有這么大閑心?而且,就讓這貨拿著她的牌子來一趟禁地就是羞辱了?

不過也是,之前的季暖思想就是這么簡單。

“你還好意思說?”奈節磨牙冷笑,“季暖啊季暖,你到底是從哪學來的妖術?你給我看的那東西是不是黑暗女巫教你的?是,曾經是發生過類似的情景,但是我絕對不可能說過那種話!我就算是讓你去害圣星,我過后也沒有那么讓人不喜的嘴臉!”

季暖聳肩,“重要嗎?”

奈節被氣得臉色難看到極致。

是,不重要。她心里清楚得很,不管那是不是真事兒,只要季暖把這些景象放出去,外面那些人一定會深信不疑。

“行,我到這兒了,你答應我的事能做到吧?”奈節無奈道。

“這就是你讓我看的戲?”這個時候翼皇笑了,他好整以暇地看著季暖,“確實是一場戲,不過卻不怎么好看!

他開口之后奈節才剛把目光投過去。

然后就瞪大了眼睛——

“……翼皇身上的圣光呢?!是你?你……你們……你們竟然想放了翼皇?!”

季暖打了個呵欠,百無聊賴地開口,“怎么能是我們放的呢?明明,是你放的啊!

“哦吼,有點意思!币砘侍裘,透過他們三人往更遠處望了一眼,“這場戲似乎也沒那么無聊!

說完,他雙拳一攥,直接震碎了捆著他的鎖鏈!

從一直捆著他的地方一腳踏出來,他活動了一下筋骨,也沒著急離開,而是坐在了那些鐵鏈堆上面。

“你……什么意思?”奈節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情景,她后退了幾步,說話都有點結巴,“怪不得你要讓我來這里,你早就想好陷害我了是不是?!”

季暖大方承認,還笑得十分坦蕩,“是呀!

“季暖!你記住了,我和你不共戴天!這件事我會記住的,你給我等著!”說完這些話之后奈節就要跑。

然而……

“叛逆,你站!”

“別想跑!”

“奈節你這個叛徒!”

“……”

那邊傳來一聲聲討伐似的聲音,奈節瞅見烏泱泱一群人,當時臉色就白了。她已經慌張到了極點,即便已經聽到那邊有人叫她的名字,她還是打算腳底抹油。

然而,想跑也并不是這么簡單的。

不出兩息時間,那邊就傳來一道圣光攻擊,奈節連抵抗的機會都沒有,瞬間就被打倒在地上。

沒等她站起身子,人群已經趕到了這邊,從里面走出兩個長老,毫不留情把她叉在地上。

“圣星……”奈節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最前面站著的人,也就是圣星,“我怎么也沒想到,你會出手打我……”

剛才第一個出手的人就是圣星,而且看起來他一點都沒留手。

她的目光直勾勾的,里面都是盈盈波光,看上去可憐得不行。

然而圣星的目光根本沒在她身上停留。他只是皺了皺眉看向季暖,轉而就充滿寒光地掃向翼皇。

“驚不驚喜?”翼皇笑得肆意,他隨手從旁邊拿了鎖鏈的一環把玩著,“如果不是當初我自己玩著玩著差點走火入魔,你們誰也別想抓住我。相應的,現在我已經脫困,你們也沒必要費力氣跟我對著干,直接看著我走就好了!

說著,他抬眸,語氣透著一股子狂妄,“你放心,今兒我被放出來,以后定然不負各位所望……我會把你們這個虛偽者遍地的圣族連根拔起,以抱你們趁人之位的大恩!

“你別太得意,小心閃了舌頭!”那邊一個長老的聲音傳過來,明顯被氣得不輕。

翼皇卻并不惱,反而繼續笑得愉悅,“不過今兒我心情好,而且正等著看戲呢。作為重歸自由的第一天,我決定不殺生,也沒打算跟你們打架,今天我很友好的!

不等那邊的人再說話,他呵呵一笑,道:“……當然,前提是你們不跟我找事兒!

“我們堂堂圣族,豈會演戲給你看?”諾克長老上前一步,冷笑開口,“我們圣族現在正打算處理叛徒,無暇理會你,你自便!你如果不走的話,就休怪我們……”

“奈節!我要殺了你為我孫女報仇!”

諾克長老的話還沒說完,那邊就有一個身影飛了過來,氣勢洶洶殺氣凜然。

正是班森斯特長老。

他現在完全沒有之前的莊嚴樣子,甚至眼角還掛著淚水。他剛剛落地,渾身都被氣的顫抖著,駭人中也透著一絲可憐。

諾克趕忙把人攔住,“班森斯特你冷靜一下,現在還不是問罪的時候,而且兇手還沒查清……”

“還有什么可查的,就是她奈節害的我孫女!”班森斯特看著奈節臉色就變得更差,眼都紅了。

“……什么?班森斯特爺爺您在說什么?蓓麗塔她怎么了?”奈節驚恐中也透著一絲懵比。

班森斯特目眥盡裂,“你別給我在這兒裝蒜!就是你!你殺了蓓麗塔!”

說著,他把那個手環丟到地上,“你自己看!證據確鑿你還想狡辯?!”

“這……這確實是我的東西?墒俏乙膊恢罏槭裁磿ツ@里啊,我、我很久不戴這個手環了……”奈節依舊懵比著。她神情慌亂,然后突然冒出了一絲靈光,“我知道了,是她!是她季暖害我!翼皇本身就是她放出去的,我只不過是中了她的圈套而已!我今天一天都在房間中,怎么可能跑去殺蓓麗塔呢……況且,我和蓓麗塔情如親姐妹的!”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55suji.com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曹县| 潍坊| 偃师| 无锡| 瑞安| 遂宁| 嘉峪关| 长葛| 广饶| 石河子| 延安| 汕头| 廊坊| 景德镇| 宜春| 滁州| 霍邱| 灵宝| 兴化| 舟山| 大理| 深圳| 台山| 忻州| 乐山| 河池| 雄安新区| 河北石家庄| 巴彦淖尔市| 伊犁| 西双版纳| 广饶| 张家界| 三门峡| 亳州| 莆田| 永州| 池州| 兴安盟| 抚顺| 仁怀| 扬州| 嘉峪关| 济宁| 乌海| 石狮| 临沂| 阜阳| 乐平| 邳州| 乳山| 梅州| 昌吉| 温州| 东营| 禹州| 灵宝| 平潭| 白银| 德宏| 四川成都| 桐城| 阿里| 定安| 永州| 平顶山| 滨州| 玉溪| 阿勒泰| 桂林| 玉溪| 惠州| 廊坊| 曲靖| 天长| 莆田| 济宁| 安徽合肥| 醴陵| 达州| 自贡| 枣庄| 石河子| 日喀则| 玉林| 临汾| 鹤壁| 商洛| 盘锦| 台州| 阿拉尔| 溧阳| 潜江| 新乡| 无锡| 哈密| 金坛| 揭阳| 果洛| 无锡| 惠东| 辽源| 塔城| 临沧| 章丘| 昌吉| 克拉玛依| 宁波| 吉林| 淮南| 澄迈| 阳江| 邵阳| 滕州| 保定| 安岳| 临海| 保定| 莱芜| 山南| 云浮| 潜江| 招远| 阿里| 灵宝| 信阳| 永新| 临夏| 东阳| 益阳| 淮南| 乐平| 秦皇岛| 儋州| 高雄| 鹤壁| 包头| 江门| 保亭| 东阳| 朝阳| 偃师| 偃师| 常德| 商洛| 辽源| 余姚| 河池| 余姚| 阜阳| 泉州| 益阳| 山南| 五指山| 吉安| 烟台| 达州| 甘孜| 恩施| 铁岭| 阳江| 通化| 仙桃| 长葛| 临汾| 鹤壁| 庆阳| 开封| 长葛| 金坛| 林芝| 乌兰察布| 达州| 盐城| 昌吉| 荣成| 金昌| 溧阳| 达州| 定西| 龙口| 嘉峪关| 五家渠| 苍南| 如东| 济宁| 鄂尔多斯| 文昌| 娄底| 霍邱| 哈密| 双鸭山| 顺德| 常德| 甘孜| 乌兰察布| 崇左| 仁寿| 鹤岗| 平顶山| 三沙| 曲靖| 海南| 馆陶| 新乡| 德清| 荆州| 五家渠| 海宁| 启东| 宁波| 黔东南| 长治| 广安| 保定| 泗洪| 桂林| 延边| 梅州| 辽源| 阜新| 山西太原| 济南| 文山| 绥化| 苍南| 株洲| 馆陶| 聊城| 聊城| 兴安盟| 兴安盟| 金坛| 鹰潭| 东莞| 青海西宁| 扬州| 枣庄| 肥城| 普洱| 荆州| 项城| 西双版纳| 南安| 六盘水| 武夷山| 海拉尔| 云南昆明| 赵县| 招远| 博尔塔拉| 澳门澳门| 黔南| 阜新| 新疆乌鲁木齐| 瑞安| 达州| 珠海| 河池| 基隆| 克拉玛依| 陵水| 双鸭山| 宣城| 陵水| 锡林郭勒| 建湖| 德州| 招远| 广西南宁| 义乌| 锦州| 灌南| 达州| 保定| 通辽| 河北石家庄| 甘肃兰州| 贺州| 焦作| 深圳| 河北石家庄| 达州| 台南| 镇江| 抚州| 遵义| 呼伦贝尔| 辽源| 香港香港| 山南| 五家渠| 简阳| 南京| 桐城| 慈溪| 泸州| 博尔塔拉| 丹东| 忻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