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acronym>
<rt id="88yoq"></rt>
<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rt id="88yoq"></rt>
<acronym id="88yoq"></acronym>
<rt id="88yoq"><optgroup id="88yoq"></optgroup></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奇幻玄幻 > 開天錄 > 開天錄最新章節列表

第六百七十八章 諸神的追殺令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一條小小的飛舟慢悠悠的向前飛行,巫鐵坐在船頭,李玄龜、袁麒麟在烹茶,項飛羽、趙襄、李廣在喝酒,馬良手持一支毛筆,神經叨叨的在空氣中寫寫畫畫。

項飛邪和趙家一位老祖控制著飛舟,漫無目標的在離地數百丈的高度向前飛行,繞過一座座巨大的山嶺。

戰場中,這些山峰最矮也有千丈高下,最高能有近萬丈高,小小的飛舟只能算是在山腳附近的低空航行。

狂風呼嘯而過,高處血霧翻滾,重重山巒之間,濃密的叢林隨風亂舞,偶爾有山間老猿發出尖銳的嘶吼聲,引起無數飛禽驚慌失措的嘶聲鳴叫。

空氣中充斥著近乎實質的殺意,四面八方都隱隱有震波傳來,到處都有人在交手。

血霧屏蔽了神魂之力,以巫鐵的神胎之強,他的神魂之力也只能外放數百丈,李玄龜他們這些神明境的老祖,神魂之力居然只能擴散出百丈不到。

誰也不知道在遠處交手的人都是誰,飛舟只能隨意亂飛,‘隨緣’的去找人。

飛舟上,一座座小型的陣法禁制浮現,猶如齒輪一樣緊密抱在一團的陣法禁制急速的旋轉著,快速消耗著元能熔爐中的元晶。

饒是如此,飛舟的速度也只是比施展遁法稍微快一些,大概能達到日行三千里的水平。

飛舟內的飛行陣法,有九成以上的動力虛耗,被彌漫在空中的血色霧氣給憑空吞噬了。

向前飛行了數十里地,幾條慢悠悠的靈光從上方墜落下來,趙襄一揮手,靈光就自行落到了他的手中。他凝神朝著手中的幾枚玉符望了一眼,急忙說道:“主上,趙氏有幾個兒郎,在前方遇敵!

趙襄悻悻然的罵了幾句。

這該死的決斗戰場,不僅僅是遁光速度被極大的壓制了,就連預警求救的令信的速度,也被壓制到了極致。幾個趙氏兒郎就在數十里外遇敵,這令信居然飛了一盞茶時間。

平日里,這種最緊急的求救令信,瞬息萬里不過是最普通平常的事情啊。

巫鐵一聲唿哨,大袖一卷,就收起了飛舟。

包括李玄龜、袁麒麟和馬良在內,大家也都放棄了遁法,撒開雙腿朝著令信飛來的方向狂奔而去。

馬良一邊狂奔,一邊揮動著毛筆,在面前空氣中寫寫畫畫,同時‘嘰嘰咕咕’的抱怨著:“要說,老夫好些年沒有用雙腿趕路過了……這破地方,諸神何其不公?”

話沒說完,馬良一腳絆在一塊大石頭上,‘啪’的一下摔了個結結實實、清脆異常的狗吃-屎。

堂堂大魏馬氏的太上老祖,四肢攤開,平平的鑲嵌在了泥地中,那模樣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巫鐵一行人沒回頭,也沒一人看向馬良,只是項飛羽幾個青丘將門老祖同時露出了矜持的、微妙的笑容。

馬良利索的翻身而起,收起了毛筆,也不在空氣中寫寫畫畫了,而是老老實實的,緊跟在巫鐵身后,很賣力的憑借體力向前狂奔。

雖然是法修,但是畢竟是神明境三重天以上的修為,神軀淬煉得也頗有幾分力量,奔跑的速度雖然不如巫鐵等人,倒也不慢,起碼比施展遁術慢吞吞的凌空飛行快多了。

狂奔數十里,繞過前方一個山腳,‘轟’的一聲響,一條人影破空飛來,就在巫鐵前方百來丈的地方,一頭撞在了一塊大石上。

大石上血光閃爍,人影身上甲胄崩裂飛濺,碎片打得山石‘砰砰’直響。那人的兩條胳膊奇異的扭曲著,手中緊握的長槍閃爍著刺眼的光芒,赫然已經從正中斷裂開來,雙手只是分別握著一截槍桿。

“阿虎!壁w襄怒罵了一聲,一個箭步搶到巫鐵前面,閃身到了那人影身邊,小心的托起他的上半身,將一顆大道寶丹喂進他的嘴里。

“太伯祖……”那被趙襄稱之為阿虎的青年身體微微抽搐著,渾身上下起碼有數十個地方在不斷的流出血來。

只是將門體修肉身強橫,五臟六腑崩碎了都一時不得死,加上趙襄喂下去的一顆大道寶丹,這青年阿虎的氣息逐漸穩定下來,然后從奄奄一息迅速的增強。

“太伯祖……大武的這群雜碎,他們古怪得很!卑⒒u搖擺擺的站起身來,丟下手中兩截斷槍,雙臂一抖,折斷扭曲的手臂骨骼‘咔咔’幾聲拼湊上,然后借助寶丹之力開始修復骨骼。

‘咚咚咚’連續三聲響,三條人影大口大口的吐著血,和阿虎一樣被重擊打飛,一頭撞在了山石上。

三個被打飛的青年年齡和阿虎都差不多,修為也相差仿佛,都是半步神明境的修為。

他們同樣是渾身甲胄崩碎,手中兵器斷折,渾身受創數十處,一邊流血,一邊吐血,躺在地上渾身微微抽搐,卻半天都行動不得。

這三個青年,也都是趙氏子弟,趙襄急忙沖過去,給他們也灌下了一顆救命的寶丹。

“呵呵,打了小的,來了老的……不過,你們青丘的人,不行!币粋譏誚的聲音從數百丈外傳來:“當年,大晉還在的時候,你們乃抗揍一些……大晉沒了,換成你們青丘,你們怎么一下子就變軟蛋了?”

巫鐵看了過去。

數百丈外,三名大武將領正‘桀桀’怪笑,其中一人的腳下,赫然正踩著一個趙氏的青年子弟。

那青年的傷可比阿虎重太多了,他的兩條手臂都是齊著肩膀斷折,看傷口粗糙的模樣,分明不是被利器斬斷,而是被人暴力的將手臂硬生生撕扯了下來。

傷口血如泉涌,那趙氏青年卻也悍勇,雖然被人踩著腦袋硬生生踩在地上,他的身體還在瘋狂的扭動掙扎,嘴里更是破口大罵不止。

“小子,你們膽量很大!壁w襄救治了四個本家晚輩,這才站起身來,看向了那三個大武將領。

見到被踩在地上,手臂被人暴力扯下來的本家兒郎,趙襄冷然一笑:“阿磐啊,忍著點痛,等會兒,太伯祖讓你親自報仇……呵呵,他們怎么斷你雙臂的,你就如何斷了他們五肢!

巫鐵停下腳步,站在一塊大石上,冷眼看著那三個大武青年。

李廣站在巫鐵身后百來丈的地方,慢悠悠的掏出長弓,將三支長箭搭在了弓弦上。

項飛羽、項飛邪一左一右,相隔數百丈遠,猶如老虎鉗子一樣,將那三個大武將領鉗制在了中間位置,他們任何一人只要一個飛撲,就能輕松攻擊到三人。

李玄龜、袁麒麟和馬良則是遠遠的站著,相隔數百丈,站在一座小山的山腳下,朝著這邊笑著比劃著。

分明已經是陷入重圍的樣子,趙襄也好,李廣也好,乃至項飛羽、項飛邪他們,任何一人都能反掌之間輕松滅殺那三人。

可是三位大武神國的半步神明境的青年將領,他們絲毫不懼的,好整以暇的在那里笑著。

“老家伙看著有點面熟啊……嗯,想起來了,咱們從小被逼著背誦的大晉將門譜系中,有你這個老家伙的畫像。趙氏太上趙襄……嘿,沒錯吧?”

一名身高一丈五尺左右,生得遍體黑毛猶如黑熊成精的大漢大笑了起來,他指著趙襄說道:“嗯,沒錯,你是趙襄……果然是打了小的,來了老的!

笑著搖搖頭,這大漢又朝著李廣等人指點了起來:“嗯,手持長弓,李廣,李家太上……還有項飛羽、項飛邪兩位老爺子,你們大名鼎鼎啊,我們以前在戰場上,偷偷摸摸從遠處見過你們幾次!

“不過,比起身份,你們兩位項家的老爺子,差了點!

“嘖,嘖,大陣仗,真是……唷,這位是……安王霍雄吧?發達了,發達了,真是發達了!”

黑毛大漢興奮異常的指著巫鐵大吼了起來:“兩位兄弟,看好嘿,大肥羊,大肥羊,安王霍雄在這里……這話是怎么說的?天上真會掉餡餅下來!

趙襄等人同時冷哼了一聲。

這三個大武的青年將領,未免太狂妄了一些,面對四位神明境老祖,他們居然敢如此放肆的指指點點?而且語氣之間絲毫不見任何尊敬,果然大武的這群野蠻人,他們的家教很成問題。

巫鐵笑呵呵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本王?大肥羊?天上掉餡餅?三位,你們……喝多了吧?”

趙襄、李廣等人同時笑了起來,就連李玄龜、袁麒麟這兩個平日里輕易不動顏色的老神棍,也都‘呵呵呵’的笑得無比的開心。

三個半步神明境的小家伙,當著他們的面,說他們的‘主上’是大肥羊?

這就好像三只小兔崽子,當著一群猛虎的面,說這群餓狼環衛的一頭惡龍是天上掉下來的胡蘿卜一樣。

可笑!

“荒唐!壁w襄突然大喝了一聲:“武霸是怎么教訓自家晚輩的?就算我們是敵國關系,應有的上下尊卑,你們也一點兒都不懂么?”

“上下尊卑?”遍體黑毛的昂然大漢狂笑了起來:“你們也配?”

一聲大吼,黑毛大漢身邊空氣突然炸開,他腳下大地劇烈的顫抖了一下,他用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一步橫跨虛空,然后一拳朝著巫鐵的胸口打了過來。

這一拳襲來,虛空扭曲,大地震蕩,漫天血霧被他這一拳牽扯,化為一頭猙獰的魔獸頭像,發出刺耳的、勾魂奪魄的慘烈嘶吼聲,當頭朝著巫鐵吞噬了下來。

巫鐵只覺眼前驟然漆黑。

天空好似崩塌了,身邊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徹底消失,唯有一個巨大的拳頭帶著無邊的殺意襲來。

這不是半步神明境應有的能耐。

這一拳,完全逼退了巫鐵身邊所有的有形、無形的存在,天地大道都為之混亂不堪,天地之間,好似只有這殺意沖天、無比霸道的一拳。

狂暴的力量,絕對的力量,至高無上的力量!

最純粹的肉體的蠻橫暴力,化為這足以泯滅萬物的一拳朝著巫鐵打了下來。

“這不是……”巫鐵想要說這不是這個黑毛大漢應有的力量。

但是颶風撲面而來,巫鐵只能勉強出口三個字,就被颶風將剩下的話逼回了嘴里。

巫鐵惱怒的舉起了雙臂,手臂交叉護在了胸前。

一聲巨響,重拳轟在巫鐵交叉的手臂上,一股匪夷所思的巨大力量襲來,巫鐵腳下的巨石轟然碎裂——就算被決斗戰場的血光牢牢保護著,這塊巨石依舊被震得碎裂爆開。

巫鐵的身體化為流星,朝著后方筆直飚射,瞬息間劃過數里距離,一頭撞在了身后的大山上。

大山表面血光劇烈的震蕩著,不斷發出沉悶如雷的巨響。

巫鐵的身體撞碎了血光,一頭扎進了大山山體,然后洞穿山體,從山峰的另外一側飛了出來。

黑毛大漢站在巫鐵剛才所在的地方,不由得仰天大笑:“這種力量,這種絕對的力量,安王霍雄,殺你可否足夠?”

趙襄等人臉色慘變。

這種力量……這黑毛大漢自身修為分明只是半步神明境的修為,比起趙襄口中的阿虎、阿磐幾個趙氏兒郎還要略差了一絲的修為,但是他們爆發出的戰斗力,分明達到了神明境五重天的水平。

神明境五重天,這在三國的老祖當中,也算是頂尖的存在了。

“主上……”項飛邪脾氣最為火爆,也最為焦躁,他當即大吼了起來。

黑毛大漢和他的兩個同伴同時呆了一下。

啥情況?

項飛邪叫‘安王霍雄’為‘主上’?

呃,按照常理來說,青丘的將門將領們,他們只有也只能有一個主上,那就是青丘神皇令狐青青!

項飛邪稱呼巫鐵為‘主上’……他們這是要造反不成?

巫鐵被一擊打飛,身體撞穿了一座大山,他只覺得渾身震動、皮肉有點發麻,除此之外,右臂被打出了一個深深的拳印。

龐大的精血能量沖刷著右臂上的拳印,漆黑的、幾乎直透骨骼的拳印快速的消散,皮肉又恢復了應有的正常血色。抖抖手,手臂不酸不麻,沒有留下絲毫后遺癥,就連皮膚上些許崩裂的血痕也都愈合。

腳踏狂風,翻過山頭,巫鐵從山頭一躍而下,重重落回地面。

抖抖雙臂,巫鐵看著黑毛大漢:“這不是你的力量……你借用了天神器之力?唔,好大的手筆,看樣子,你獻祭的祭品蠻驚人的。不過,你見了本王如此欣喜,是為何?”

黑毛大漢肅然看著巫鐵,剛剛自己那一拳,已經將借來的天神器十方屠滅甲的力量發揮到了極致,居然沒能一拳打死巫鐵。

“安王隱藏得好深,你半步神明境的修為,但是肉體強度,居然堪比資深的神明老祖……不,你或許還要更強!焙诿鬂h有點焦躁不安的看著巫鐵。

出自本能的,黑毛大漢感覺到了隱藏在巫鐵體內的可怕力量。

出自本能的,黑毛大漢感覺到了巫鐵自身的恐怖。

那感覺,就好像站在惡龍面前的小兔崽子,雖然沒能窺破惡龍的真身本體,但是他能感受到那種可怕的氣息。

“蠻神一族下了對你的追殺令……殺死你的人,可稱為下一任大武神皇!焙诿鬂h瞇著眼,警惕又謹慎的看著巫鐵,一步一步的向后緩緩退去。

“不過,很顯然,我們沒這個實力殺死你……所以,我們交出那小子,然后,讓我們安全離開,如何?”黑毛大漢指了指被踩在地上的阿磐。

巫鐵笑了起來:“我覺得,不好……你也,吃我一拳!

巫鐵一聲大吼,四周天地驟然變色,他依樣畫葫蘆的一拳朝著黑毛大漢打了過去。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55suji.com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长兴| 临海| 四川成都| 孝感| 东海| 泉州| 延安| 沧州| 黄南| 定安| 防城港| 漯河| 濮阳| 海东| 佛山| 乌兰察布| 玉林| 温州| 石河子| 垦利| 泗洪| 济宁| 娄底| 屯昌| 黄山| 新沂| 宁夏银川| 包头| 昭通| 包头| 乌兰察布| 许昌| 佳木斯| 泰兴| 贵港| 佛山| 潜江| 余姚| 吉林长春| 揭阳| 黑河| 柳州| 黄山| 诸暨| 龙岩| 德清| 宝应县| 昆山| 齐齐哈尔| 招远| 三门峡| 鞍山| 仙桃| 济宁| 绵阳| 包头| 安岳| 简阳| 博尔塔拉| 苍南| 丹阳| 石河子| 那曲| 石狮| 宿迁| 黄南| 赣州| 玉溪| 禹州| 惠州| 东营| 龙岩| 阿坝| 中山| 洛阳| 桐城| 邹平| 周口| 汝州| 宣城| 大庆| 包头| 五家渠| 铁岭| 鸡西| 日喀则| 丽水| 广西南宁| 宿州| 常德| 吉安| 滨州| 高密| 项城| 玉溪| 迪庆| 台中| 台北| 黄南| 枣庄| 汝州| 金昌| 和田| 蓬莱| 玉环| 泰州| 聊城| 通辽| 余姚| 阿勒泰| 漯河| 海宁| 河池| 秦皇岛| 溧阳| 怀化| 东台| 阜新| 湛江| 海门| 桓台| 丽水| 长垣| 五家渠| 宣城| 通化| 乌海| 泸州| 潍坊| 新疆乌鲁木齐| 山西太原| 通辽| 舟山| 石河子| 防城港| 黔南| 玉林| 攀枝花| 荆州| 河源| 日土| 泸州| 惠东| 铜仁| 黔西南| 河池| 黄石| 万宁| 葫芦岛| 洛阳| 保定| 孝感| 铁岭| 河池| 白山| 梅州| 日喀则| 榆林| 毕节| 马鞍山| 连云港| 明港| 德阳| 辽源| 株洲| 商丘| 红河| 郴州| 辽源| 滕州| 永州| 温岭| 信阳| 靖江| 阿坝| 霍邱| 仁寿| 南平| 三沙| 铜陵| 象山| 宜昌| 乐平| 乌兰察布| 汕头| 孝感| 盘锦| 定西| 榆林| 淮安| 榆林| 南阳| 汉中| 岳阳| 海丰| 宁波| 潜江| 浙江杭州| 鄂尔多斯| 石河子| 陕西西安| 白城| 高密| 石狮| 项城| 宁波| 蓬莱| 临沂| 来宾| 广西南宁| 晋城| 辽源| 辽宁沈阳| 丽江| 乐清| 枣阳| 乌海| 武安| 博尔塔拉| 启东| 韶关| 南通| 宜宾| 怀化| 嘉善| 吉林| 延边| 吉安| 松原| 乌兰察布| 仁怀| 清远| 荆州| 宝应县| 平凉| 百色| 永康| 瑞安| 天水| 大丰| 西藏拉萨| 汝州| 抚顺| 海东| 邵阳| 乌海| 深圳| 张家口| 湘西| 临汾| 天长| 仁怀| 滕州| 鞍山| 迪庆| 周口| 台湾台湾| 秦皇岛| 屯昌| 三沙| 铜陵| 屯昌| 宁夏银川| 娄底| 固原| 牡丹江| 大兴安岭| 台南| 汝州| 宜宾| 上饶| 定安| 庆阳| 乐山| 义乌| 临汾| 辽阳| 嘉兴| 黔西南| 海拉尔| 黔西南| 曲靖| 肇庆| 兴安盟| 马鞍山| 庆阳| 昆山| 丽水| 泰安| 泗洪| 燕郊| 和田| 宁国| 海东| 楚雄| 台中| 兴化| 海北| 吉林长春| 章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