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acronym>
<rt id="88yoq"></rt>
<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rt id="88yoq"></rt>
<acronym id="88yoq"></acronym>
<rt id="88yoq"><optgroup id="88yoq"></optgroup></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其他小說 > 龍圖骨鑒 > 龍圖骨鑒最新章節列表

第577章:古族詭秘(31)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今日變故,在全族人看來,堪比詛咒帶來的恐懼,他們眼神里的擔憂,以及如臨大敵的戒備表情,聰慧如龍星圖,輕易便看穿了他們的想法。

她處在厲硯舟身后,余光看著族長作手勢打暗號,安排族里的男人應敵,她不禁秀眉深蹙。

這時,容鏡公主舍身而出,端得一副義正言辭,“龍星圖,你既有夫君,便非無主之人,自古夫人犯錯,夫君擔責,乃是天經地義!厲公子,你私自闖入我族圣地,本便是一罪,如今罪上加罪,你預備如何謝罪?”

厲硯舟墨眸瞇了瞇,眼中迸出一抹凌厲,“謝罪?我夫人女扮男裝何罪之有?”

“女扮男裝無罪,但是隱瞞女子身份參與我族事務,便是觸犯族規!”容鏡公主振振有詞,隨后面向族人,眼神一剎狠戾,道:“我提議,將他們三人拿來祭山神!”

“祭”這個字一出,直接給人一種不詳的預感!

族人立即揮拳高喊:“祭山神!祭山神!”

石楓火力頓時全開,他拔劍一指,殺氣騰騰,“區區一介部族,休得猖狂!膽敢動我主子,滅你全族!”

矛盾激發,眼看這一場武力紛爭一觸即發,厲硯舟執起龍星圖的手,轉身便打算離開。

龍星圖卻止步不前,“傷人不是我的目的,我找族長談談!

“你知道為了找你,外面已經翻天了嗎?這些人一看便是頑固不化的彪悍部族,他們會聽你講道理嗎?”厲硯舟緩緩沉目,面容嚴厲。

龍星圖輕嘆一氣,“不破不立。容鏡公主的苦心,我不能讓她白費!

說罷,她抽回手,走到族長身邊,道:“族長,我知道你們在擔心什么。我是由公主帶來部落,一路上多虧公主照拂,我才能順利闖過毒林,但我相公為了尋我,不僅窺探出了冰川之下另有玄機,且同樣安然避開了毒林兇險,暢通無阻地來到此處。所以,族長生怕九黎族被公諸于世,招來更多外界的人,為九黎族帶來滅頂之災,對嗎?”

族長沒有回應,但表情已說明一切。

龍星圖喟嘆:“我相公自幼學醫,精通藥理之術,毒林自然是攔不住他,但普通人定然會被毒死在林子里,證明毒林這道天塹屏障還是有用的。所以族長且放寬心,我們對九黎族沒有任何惡意,并且尊重你們的避世之心,絕不會將此間秘密透露出去!但今日族長若是執意不肯放過我等,恐怕九黎真會有滅族之禍!”

言及此處,她瞟了一眼厲硯舟,壓低嗓音道:“不妨實話說了吧,我相公是夏朝皇族,身份等同于你族的容鏡公主,手下有千軍萬馬,你們若是惹惱了他,他朝外界發個信號,你們這一族,便真會變成亡族了!”

“你……你可別嚇唬我阿爹!”容鏡公主聽得緊張,嘴上卻不服氣地叫囂。

龍星圖撇撇嘴,“不信的話,你可以試試。當然,別怪我沒有提醒你,我相公的武功比我厲害,腦子也比我更加聰明。我是女子,不能查找圣姑遺體,但我相公總可以吧?他替我查案,當是替我將功折罪,如何?”

“這樣會不會太草率了?”容鏡公主嘀咕了一句,拉著族長背轉身,竊竊私語,“阿爹,龍星圖的武功我見識過,確實厲害,她是不想傷害族人,否則區區一條繩子哪里綁得住她?而且她還在相公面前保護我們,說明她是個善良的人,不會騙我們的!”

族長氣難平,“都是你惹得禍!”

容鏡公主一臉苦瓜相,“阿爹,女兒不是成心的嘛?傊巯碌那闆r,是和還是戰,您仔細掂量掂量,龍星圖的相公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兒,萬一他再招來更多的人替他們報仇,那我們九黎遺族豈不是永無寧日了?”

“算了算了,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吧!”

“謝謝阿爹!”

“但是,詛咒一事了結,立刻叫他們離開!”

“是!”

族長直接被氣走了,容鏡公主顯然在部落里威望極高,她代替族長作了一番安撫和解釋,族人無論是否情愿,終究不敢違背族長和公主的決定,便漸漸散去了。

危機解除,所有人都松了口氣,但容鏡公主十分惱火,“龍星圖,你究竟干了什么?”

龍星圖不解,“你說什么?”

“你身份是怎么暴露的?”愛兒沒好氣地說,“大清早的,讓人不安!”

龍星圖余光瞥了一眼身旁兩個男人,尷尬地清咳了一聲,“多謝公主庇佑,過去的事情無須再提,我們辦正事要緊!

語罷,她看向厲硯舟,道:“我先前答應公主,替他們族里查清一個懸案,破除詛咒,所以我暫且不能離開。我方才與族長商議,由你代替我接手這個案子,結案之后,我們即刻返回夏朝。你意下如何?”

“公主?”厲硯舟疑惑的目光落在容鏡公主戴著面紗的臉上,“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為何這里的女子大多頭戴面紗,服飾發飾亦是從未見過?”

龍星圖道:“他們是上古九黎族后人,世代隱居在此,已經幾千年了。族中以族長為大,族長的女兒尊稱為公主。當然,這位容鏡公主亦是黑龍寨寨主,個中緣由,說來話長,我之后再與你細稟!

厲硯舟思索片刻,無奈答應:“好吧,既然你們之間有承諾,我聽你安排便是!

龍星圖莞爾,難得露出一抹輕松笑容,“謝謝!

厲硯舟卻瞪了她一眼,“妻債夫償,無須言謝!”說完,他語速飛快地令道,“石楓,你先行回去報信,告訴周總兵,我已尋到龍師爺,請周總兵撤軍。另外,你拿我令牌前往當地府衙,命知府徐洺派人準備接應!

“是,少主!”

“還有,九黎之事,不可泄露,只說星圖受了傷,我需要采集稀世藥材為她療傷,耽擱幾日便會回來。京城那邊,傳信回去,說辭一樣!

“屬下遵命!”

石楓領命,雙臂一展,運起輕功飛速離去。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55suji.com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桐乡| 眉山| 呼伦贝尔| 垦利| 澳门澳门| 德清| 武安| 新乡| 邹城| 博尔塔拉| 惠州| 莆田| 盘锦| 果洛| 新疆乌鲁木齐| 鸡西| 海宁| 保定| 肇庆| 三明| 西双版纳| 临汾| 鸡西| 武安| 聊城| 莱芜| 灌云| 济南| 聊城| 吉林长春| 德宏| 惠州| 乐清| 曲靖| 宝鸡| 石嘴山| 自贡| 遂宁| 深圳| 金昌| 德清| 邹城| 乌海| 武安| 渭南| 厦门| 阜新| 澳门澳门| 昭通| 昌吉| 鹤壁| 库尔勒| 朝阳| 辽阳| 鹤岗| 宿州| 三明| 阿克苏| 沛县| 三亚| 汉中| 高雄| 十堰| 深圳| 包头| 阿坝| 改则| 鞍山| 雄安新区| 鄂尔多斯| 铜陵| 泰州| 三河| 金华| 温州| 公主岭| 昌都| 铁岭| 双鸭山| 吕梁| 盘锦| 大庆| 恩施| 漳州| 襄阳| 白沙| 大理| 桐城| 黔西南| 桂林| 改则| 神木| 吐鲁番| 运城| 宁德| 苍南| 平顶山| 清徐| 晋城| 阿坝| 厦门| 沧州| 凉山| 毕节| 河北石家庄| 铜仁| 云南昆明| 九江| 洛阳| 商丘| 威海| 澄迈| 台中| 武安| 日喀则| 南平| 文山| 琼海| 包头| 九江| 抚州| 崇左| 顺德| 池州| 余姚| 盐城| 随州| 承德| 酒泉| 南平| 绍兴| 垦利| 吴忠| 枣阳| 德阳| 甘孜| 石狮| 灵宝| 巴彦淖尔市| 义乌| 昌都| 庄河| 陇南| 连云港| 咸阳| 湛江| 东阳| 毕节| 晋中| 仁寿| 沧州| 石狮| 滁州| 明港| 伊犁| 姜堰| 固原| 文昌| 庆阳| 西双版纳| 牡丹江| 嘉善| 东方| 正定| 益阳| 台北| 简阳| 甘孜| 黑河| 高雄| 滕州| 江门| 日土| 黑河| 株洲| 澄迈| 湘潭| 松原| 东方| 中卫| 运城| 洛阳| 西藏拉萨| 陵水| 延安| 山西太原| 株洲| 龙岩| 吕梁| 咸宁| 招远| 大兴安岭| 五指山| 龙岩| 滕州| 乌海| 晋中| 余姚| 连云港| 台中| 淮安| 宜昌| 河北石家庄| 晋江| 昭通| 武威| 滁州| 白沙| 龙口| 五家渠| 保亭| 昭通| 昌吉| 阿拉善盟| 鄂尔多斯| 盘锦| 三沙| 威海| 巴中| 明港| 山东青岛| 宣城| 铜仁| 安顺| 长垣| 石嘴山| 海门| 漳州| 姜堰| 阿拉尔| 防城港| 瓦房店| 乐平| 陵水| 恩施| 防城港| 高密| 巴音郭楞| 新余| 凉山| 定州| 昭通| 湖北武汉| 商丘| 鄂州| 遵义| 洛阳| 蚌埠| 西双版纳| 随州| 山西太原| 赵县| 芜湖| 仁寿| 三河| 公主岭| 黔西南| 荣成| 庄河| 德宏| 焦作| 温岭| 延安| 泰州| 扬中| 北海| 海拉尔| 益阳| 黄南| 保山| 荣成| 宁德| 内江| 那曲| 安顺| 永新| 开封| 阿里| 宜都| 东营| 醴陵| 孝感| 石狮| 忻州| 瓦房店| 松原| 三门峡| 吉林长春| 白银| 屯昌| 定安| 延边| 灌南| 琼中| 赣州| 吐鲁番| 和县| 淮南| 宁波| 桐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