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acronym>
<rt id="88yoq"></rt>
<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rt id="88yoq"></rt>
<acronym id="88yoq"></acronym>
<rt id="88yoq"><optgroup id="88yoq"></optgroup></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眼寶鑒 > 天眼寶鑒最新章節列表

第一千零七章 猜測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秦老師,鄙人對您仰慕已久,也曾專門聽過您的講座,著實學到了不少東西,正好上個月去河南焦作,遇到了這尊唐三彩,與您講的唐三彩不謀而合,然后動了心思把它買下來!

“不過鄙人自認為,在這方面只是個門外漢,恰好聽說您是本次大會評委,所以特地從杭城慕名而來,還請您老掌掌眼,不吝賜教······”

說話這人,無疑是唐三彩的主人,是個大約三十多歲的中年人,留著蹭涼的大光頭,格外引人注目,再聽他言辭謙遜、不卑不亢,卻又目露傲然之色,顯然是有點來頭的。

而他之所以說這些話,是因為他看見自己的東西,被幾位專家圍了這么久,始終看不出所以然來,現在又跳出林熙這個年輕人,似乎都在等他的意見,頓時不滿的皺起了眉頭。

同時他也表明,自己來這里是找秦峰的,而不是讓林熙這個毛頭小子,隨便品評自己的東西。

“蔡文先生客氣了,這尊唐三彩是本次大會的參展品,由我們鑒賞不過是分內事情,說不著賜教不賜教,只是您這件東西太過精巧,我也看不太準,這才請林理事過來聽聽他的意見!

“您別看林理事年紀輕輕,卻已經是古玩協會的理事,在陶瓷和玉器方面頗有建樹,或許他能看出點什么來······”

雖然對蔡文的奉承很是受用,但秦峰作為評委團成員,大家現在同位共事,可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當他聽出蔡文的言外之音后,還不等林熙和其他專家反應,便站出來互相介紹,免得惹下不愉快。

“哦?”

聽見秦峰的話,蔡文頓時感到詫異,忍不住多看了林熙兩眼,似乎很難相信林熙這么年輕,竟會有這么大來頭,甚至連秦峰都贊賞有加。

與此同時,他還趕緊收起了輕視置信,轉而對林熙認真對待,免得在這種場合得罪人,可就得不償失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也難怪他對林熙輕視,畢竟不管是誰,看見林熙這么年輕,竟能坐在評委團里,都肯定會對不放心。

更有甚者,就算說他是下來鍍金,走走過程的也大有人相信。

加上蔡文不是明州本地人,而是從杭城慕名前來的,前兩天因為生意上的事情,沒來得及才加大會開幕式,也不了解林熙的身份,所以誤會也在情理當中。

“蔡先生,冒昧請問下,您這件唐三彩是怎么得來?要是不方便的話,不說也沒有關系······”

秦峰已經搭好臺子,要是林熙再不能把戲唱下去,可就真有點說不過去了,所以他當即站出來,笑看著蔡文化解尷尬。

況且鑒定工作,本就講究傳承有序,既要從古玩本身價值入手,也要探尋其來歷出處,比如是傳世的、還是出土的,又或從盜墓賊手里流出來的,都有著各自的說法講究,而不僅僅是估價那么簡單。

“這有什么不能說的?這件唐三彩是我上個月去鄭州,從私人聚會上得來的,看著樣子跟秦老師說的差不多,自己也比較喜歡,就從朋友那里要了回來······”

“至于朋友是怎么得來的,這我就不太清楚了,聽說是在古玩城撿漏來的,就是不知道真假······”

看得出來,蔡文對這尊唐三彩的來歷,并沒有太多忌諱,直接就給說了出來,顯然來歷清白,不是見不得光的東西。

“私人聚會?”

不知道為什么,聽到蔡文的話后,林熙突然想起去年在瀘州,由秦宇出面攢的那個鑒寶局上,葉行昊帶來的那件唐三彩。

雖然那件唐三彩,無法跟這尊唐三彩比擬,可那件唐三彩給林熙的記憶,卻至今都記憶深刻。

因為那件唐三彩,從外表來看絕對是真品無疑,連陳鶴和張旭森這樣的老玩家,都看不出任何破綻來。

要不是陳鶴取巧用開水,試探出那件唐三彩留下的,后世仿不出來的百分之一破綻,估計他們連真假都分不出來。

最關鍵的是,雖然陳鶴能看出那是贗品,卻看不出贗在哪里,然而林熙卻知道,在那件唐三彩的夾縫里,有造假之人留下的名號,只是他沒有說出來而已。

而讓林熙震撼的是,那個造假之人竟能以假亂真,把那件唐三彩做得真的不能再真,這份手藝和學識,可謂高超到極致。

更讓林熙沒想到的是,在其后半年時間,他又連續兩次遇到留有同樣名號的物件,先是在閬中鬼市看到的那個搖錢樹,又是馬華明用來出風頭的青銅大鼎,無不在昭示著,這兩件足以以假亂真的物件,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以至于讓林熙驚嘆,留下那個名號的人真是鬼才,別人窮盡一生能造出一件能以假亂真,連老專家都看不出的物件,便已經是很高的成就。

可是那個鬼才,卻能連續造出這么多件,而且還是不同品類,不是鬼才又是什么?

而且林熙相信,他看見的這些物件,絕對只是那個鬼才,造假出來的冰山一角,肯定還有更多的物件,也許早已經流入市場。

也是因為這樣,他才想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要親自見識那位鬼才,看看究竟是什么樣的人,竟能造出這么多以假亂真的物件。

不過林熙也很疑惑,就憑那位鬼才的手藝,本身已經是大師級人物,又何必要來造假呢?這不是舍本逐末、大材小用嘛!

當林熙想起這里,便再也揮之不去,仿佛種子扎根在心底,瞬間茁長成參天大樹,讓他忽然想到某種可能。

加上這尊唐三彩如此完美,完美到近乎古怪的程度,以至于讓林熙不得不懷疑,該不會這尊唐三彩,也跟那個鬼才有關吧?

念及此處 ,林熙忽的靈機一動,再次將目光看向唐三彩,并將天眼異能施展出來,隨著他的目光聚焦,雙瞳漸漸被紫金色光芒充斥,瞳孔中更呈現出種種異象。


感謝手機尾號 6837、6518 兩位讀者大大的月票打賞!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55suji.com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那曲| 巴音郭楞| 黔东南| 香港香港| 包头| 金华| 三门峡| 河池| 绥化| 玉溪| 宿州| 广州| 平凉| 通辽| 佛山| 乐清| 鞍山| 徐州| 垦利| 日土| 余姚| 赣州| 昌吉| 克拉玛依| 赵县| 潜江| 象山| 东阳| 万宁| 哈密| 和县| 临汾| 东台| 武威| 娄底| 丹阳| 宁波| 沧州| 临海| 云浮| 锦州| 临沂| 锡林郭勒| 大连| 惠东| 丹东| 枣庄| 大兴安岭| 商丘| 南京| 公主岭| 龙岩| 海宁| 楚雄| 佳木斯| 昌吉| 阿里| 库尔勒| 晋中| 开封| 淄博| 梅州| 资阳| 邹平| 铜川| 阿拉尔| 五家渠| 大兴安岭| 桐乡| 曲靖| 鹰潭| 威海| 聊城| 白山| 白银| 晋城| 海宁| 临汾| 武威| 常州| 福建福州| 延边| 顺德| 辽宁沈阳| 扬中| 山南| 长治| 鄢陵| 扬中| 东台| 江门| 贺州| 淄博| 江西南昌| 南通| 晋城| 许昌| 曹县| 吉林| 巴音郭楞| 滕州| 日土| 和田| 长兴| 平凉| 平顶山| 忻州| 乐山| 本溪| 库尔勒| 瑞安| 珠海| 海丰| 宁波| 通辽| 庆阳| 崇左| 玉树| 义乌| 五家渠| 垦利| 昌都| 湛江| 临海| 兴化| 临汾| 汝州| 琼海| 宿州| 邳州| 梧州| 白山| 临猗| 南充| 滁州| 铜陵| 东阳| 宜昌| 延安| 双鸭山| 昌吉| 孝感| 曲靖| 明港| 库尔勒| 安阳| 齐齐哈尔| 靖江| 仁寿| 湛江| 焦作| 江门| 石狮| 慈溪| 乐平| 阜新| 淮南| 厦门| 五指山| 海安| 邢台| 海东| 陵水| 新余| 鸡西| 安吉| 鄂州| 贵州贵阳| 昌吉| 福建福州| 燕郊| 日照| 忻州| 靖江| 包头| 邹城| 燕郊| 温岭| 芜湖| 江门| 广州| 燕郊| 云浮| 江苏苏州| 泗阳| 邹城| 顺德| 余姚| 阿勒泰| 新余| 九江| 安庆| 海南| 淮南| 泰州| 巢湖| 淮北| 潍坊| 来宾| 沧州| 芜湖| 六安| 毕节| 曹县| 琼中| 邳州| 株洲| 张掖| 香港香港| 辽阳| 黑河| 怀化| 海南| 吐鲁番| 绵阳| 怒江| 鞍山| 海安| 新泰| 朔州| 东海| 云浮| 桓台| 泗洪| 泰兴| 澳门澳门| 茂名| 江苏苏州| 昭通| 白城| 贵港| 阳泉| 五指山| 荆州| 鸡西| 榆林| 衢州| 德清| 大庆| 定安| 瓦房店| 琼中| 河北石家庄| 徐州| 曹县| 吉安| 运城| 黔东南| 遵义| 平凉| 项城| 济南| 兴化| 河池| 亳州| 柳州| 黑河| 淄博| 山东青岛| 巴音郭楞| 长垣| 济南| 新沂| 高雄| 通辽| 正定| 朝阳| 陇南| 安康| 阳春| 益阳| 江门| 宝应县| 锦州| 浙江杭州| 晋江| 常德| 咸阳| 荆州| 果洛| 诸城| 扬中| 宣城| 商洛| 咸宁| 安徽合肥| 武威| 汕头| 如皋| 那曲| 宣城| 汉川| 德阳| 黄南| 遂宁| 信阳| 乌海| 阿拉善盟| 鞍山| 沛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