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acronym>
<rt id="88yoq"></rt>
<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rt id="88yoq"></rt>
<acronym id="88yoq"></acronym>
<rt id="88yoq"><optgroup id="88yoq"></optgroup></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奇幻玄幻 > 不死邪神 > 不死邪神最新章節列表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高手在臨!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嗡!

隨著這顆丹藥打入張風體內,立刻張風的身體也是震動起來,下一刻就直接坐在了椅子上,眼神中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

此時此刻,他還是個老者,只是那老態龍鐘的摸樣已經完全消失,那虛弱的氣息,也是一下消融,變為了穩定。

此刻的張風雖老,卻已經不再是風中殘燭,反變為了精神矍鑠!

“天魔經我沒看過,不過萬獸魔功我卻知道,而且正魔之道,本就是修煉方式和方法的不同,大道至簡,殊途同歸,所以天魔經我也能理解,何為天魔?按照佛經中講,天魔為欲界之主,欲望有多大,天魔之力就有多大,我看你修煉的功法,是正本清源,循序漸進的正道功法,你能修煉到神境四重,已經證明你天資卓越,但是到最后,你還是急了,急了也罷了,可你偏偏練了天魔經,天魔經是縱欲,是極速,你練的功法卻是穩扎穩打,控制欲望,這兩者怎么能融合?這是大錯!

蕭陽這時候淡淡道,“當然,能在走火入魔的第一時間慶幸,并且封印體內力量,這也證明了你的不凡,可惜的是,百年時光被你荒廢了,你若是穩扎穩打,當年老老實實修煉你的功法,現在說不定已經到了六重境界!

聽到這話,張風也是露出了濃重的后悔之色,只是下一刻他卻長出一口氣,釋然了許多。

“一飲一啄,皆由天定,過去的我,實在是犯了大錯,妄想正魔聯合,自己創造出一條新的路子出來,可惜,最終我還是沒認識到自己的極限在哪,導致了有這種下場,不過,過去已經過去,懷念沒有用,我只能活在當下,而當下,我要感謝簫大人的造化手段,把我從這種痛苦中解救出來,這一下就能讓我多活百年!

“多謝簫大人!多謝簫大人!我們張家三百一十八口,必為大人效死!”

同一時間,此刻的張同華也是發出大吼,對著蕭陽就開始瘋狂磕頭,眼神中滿是激動。

他真沒想到,他只是想要對蕭陽表忠心,讓自己的爺爺出一次手,為家族表達立場,卻沒想到來了這么一個好事!

他知道,這一下他們家就是賺大了,他爺爺是神境四重,再活百年,有他庇護,張家能發展成什么樣子?那簡直就是不能想象!自然他無比感激蕭陽。

“呵呵,效死不用,效力就夠了,我從不會讓忠心的部下去死,我只會讓忠心的部下發達,這才是組織的真意,若是不能一起發達,還要組織干什么?”

蕭陽一笑,手掌揮出,立刻張同華就是直接站起身來,眼神中的激動之色更濃,不停的點頭。

“簫大人,我孫兒說的意思,就是我說的意思,從今以后,我這條老命也是大人的了!

張風此刻也恭敬道。

“你有這心,那我就不會讓你吃虧,而且我也實話告訴你,我幫你療傷,化解天魔真經的力量,但同時,我也在你體內留下了一股力量,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完全知道,簫大人能讓我從垂死的邊緣活過來,那簫大人就能讓我在回去!

張風再次點頭,“不過我不在乎,我孫兒之前告訴我和簫大人的事情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張家已經是和簫大人綁在一起了,所以不管是我愿意,還是不愿意,我們的命就在簫大人一念之間,更不要說,我現在是真的想為簫大人效力!

“哈哈哈…好,到

底不愧是神境四重的存在,說話夠直接,行了,既然你把你想說的,能說的,都說透了,那我自然也明白!

蕭陽大笑,“你這個境界,對我來說還真有點作用,這東西你拿著!

說著,蕭陽就再次丟出了幾個瓷瓶,張風接到之后也是眼神一閃,“丹毒?腐神散?”

“不錯,就是這東西!笔掙柪湫,“一會兒丹盟肯定會派出高手來殺我,巧的是,我也要埋伏殺他們,不過我估計,這一次他們派的高手會比較多,所以你跟著我一起去,聽我的安排出手!

“好!

張風立刻點頭。

“那就行了,咱們走吧!

蕭陽笑著道,“對了,張同華,你就在這里時刻保持和你爺爺聯系,記著,只要那些丹盟的高手來了,你就讓他們往你爺爺這邊去就好!

“大人放心,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辦好!”

張同華當即點頭,蕭陽和張風也是同時點頭,下一刻兩人就是身體一閃,直接消失。

……

靈華鎮西邊的府邸之中,此刻的湯秋等人,再次聚集到了一起了。

這時候的他們,都是臉色蒼白,顯然是在畏懼著什么。

“湯…湯長老,三大仇殺堂的神境五重大長老都死了,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

就在眾人都臉色蒼白的時候,那于長老顫抖著道。

“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湯秋也是臉色煞白,“我已經把消息傳遞到了丹盟總部了,丹盟總部那邊現在很是憤怒,讓我們等著,那我們現在只能等著了!

聽到這話,客廳中的眾人也都是臉色難看,卻都沒有說話。

他們都是丹盟的長老,自然清楚丹盟內部的懲罰是有多重的,只要違反了丹盟的律法,丟掉性命那是小事,修為被廢,被當成人丹練了都常有!

現在他們就算沒有違反律法,只是這一個辦事不利的罪過絕對是有的,還造成了丹盟這么多高手的死亡,他們真的想不到他們的下場是什么。

就在這時,喀拉拉的空間撕裂聲突然從這個客廳之中出現。

下一刻,一條空間通道就直接成形,這讓客廳之中的湯秋等人都是臉色發白,卻都站起身來,老老實實的跪在了地上,對著那通道就開始磕頭。

嗖嗖嗖!

就在這時,一連串的流光從其中出現,整整七個身穿黑袍,眼神漠然的人站在了客廳之中。

他們或是老者,或是中年人,還有兩個年輕人,都是氣息浩瀚,僅僅是站在客廳之中,就有一種天地破碎,唯我不碎的感覺。

砰砰的聲音接連響起,卻是湯秋等人這時候磕頭磕的更加劇烈了,腦袋不停的觸碰在地面上,鮮血都開始飛濺出來。

“行了!”

見到這一幕,為首的一個中年人冷冷吐出兩個字,這讓湯秋幾個人都是身體一抖,下一刻就恭敬道,“屬下恭迎諸位大長老!諸位大長老神威無疆……”

話語說到一半,湯秋等人的聲音就是直接頓住,卻是那為首的中年人抬起了手,直接制止了他們的說話。

“這些廢話不要多說,說的再多,也掩蓋不了你們辦事不力的事實!

冷冷的話語

吐出,這讓湯秋等人都是臉色蒼白,下一刻湯秋就猛然磕了一個響頭,“大人說的是,這一次丹盟損失巨大,的確是屬下們辦事不利,丹盟有任何懲罰,屬下等人都甘愿接受,毫無怨言!”

“這個態度,倒還算真誠!

中年人冷冷道,下一刻就直接做到了客廳上的最中央位置,跟著他來的幾個人也都是身體行動,紛紛找到了一個位置坐下,只剩下了湯秋幾個人還站在原地。

“現在,說說吧,具體是怎么回事,每一個細節,甚至你們的每一個想法,每一點骯臟的算計,都要告訴我,我要直接向著盟主那邊匯報!

“是!”

聽到這話,湯秋當即點頭,下一刻就開始說了起來,從當初怎么算計靈華藥行和百草藥行開始,一直到怎么發現藥行市場不對,在到現在,一口氣全部說了出來。

其中湯秋沒有一點隱瞞,把自己全部的算計和惡毒心思都全盤說出,他非常清楚,在這些大長老面前,任何的心思隱藏起來都沒用,只要有一點漏洞就會被抓住,之后就是被當成人丹煉死的結局,只能說出一切。

等湯秋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完之后,客廳中也是一下沉默起來,幾個丹盟的長老都是目光閃爍,若有所思。

“你們什么想法?”

為首的中年人淡淡道。

“湯秋長老應該沒有隱瞞,我一直在觀察他的元神波動,沒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那么按照他說的話,這一切的根源,就在那個神秘的小子身上!

一個年輕人淡淡道,“這個小子不知道為何撞破了湯秋借著靈華藥行算計百草藥行的計劃,知道了我們安插在乾坤山脈的密諜,之后就是著手破壞了,看他的行為,提供給靈華藥行大量靈藥,壓制藥行價格,這應該是要引起我們安插在乾坤山脈境內所有密諜的注意,換句話來說,與其說這小子是漫無目的的殺人,還不如說他就是沖著我們丹盟來的!

這話一出,另外幾個丹盟的大長老也都是點點頭,另外一個年輕人道,“現在的問題是,這小子是誰?他為何要這么針對我們丹盟?他的動機,我們并不清楚!

“我覺得這件事情有必要匯報給盟主,讓盟主他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個老者道。

“嗯,那我這就傳訊!

坐在中央的中年人這時候拿起了手掌中的玉佩,力量開始注入了其中,片刻后,一道冷冷的聲音響起。

“你們的推斷我都知道了,和我推斷的差不多,至于這小子是誰,這么年輕就有這么強的實力,還這么針對我們丹盟的,除了乾坤宗的蕭陽,我實在是想不出是誰了!

這話一出,客廳中的人都是身體一震,那中年人認真道,“要真的是蕭陽,那恐怕就有些麻煩了,他這么針對我們,那代表著我們在乾坤山脈境內派駐的人都有危險,我們的密諜也有危險,而且我們也不好對付他,這里畢竟是乾坤山脈,是乾坤宗的地盤!

“不,正是這樣,才是最好對付他的時候!

丹盟主的聲音再次響起,“蕭陽和絕寒教核心大長老白絕空聯手滅了青云宗,這已經是叛國大罪,現在朝廷的人正在乾坤宗內待著,等著蕭陽回來,同時也是對乾坤宗施壓,這意味著蕭陽就算在乾坤山脈境內出事,他們也不能管,除非他們想和蕭陽一起叛國!

(本章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55suji.com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烟台| 博尔塔拉| 永新| 汕尾| 河北石家庄| 漯河| 瑞安| 甘肃兰州| 海东| 铁岭| 东台| 湖州| 昆山| 忻州| 通辽| 乌海| 乌兰察布| 绍兴| 南通| 海丰| 海西| 如皋| 图木舒克| 如皋| 东方| 南京| 长兴| 巢湖| 图木舒克| 泗阳| 韶关| 晋中| 张掖| 马鞍山| 灌南| 许昌| 湖北武汉| 武威| 莱芜| 钦州| 新余| 大同| 江苏苏州| 正定| 滁州| 平潭| 馆陶| 德阳| 喀什| 宝鸡| 舟山| 山南| 湘潭| 阿拉善盟| 六盘水| 西双版纳| 义乌| 鹤岗| 伊春| 正定| 南平| 遵义| 怀化| 永州| 海东| 菏泽| 黔南| 柳州| 阳春| 如东| 甘孜| 伊犁| 迁安市| 内蒙古呼和浩特| 武夷山| 包头| 曲靖| 新余| 襄阳| 乳山| 娄底| 明港| 保定| 长垣| 盘锦| 山东青岛| 南平| 葫芦岛| 宜昌| 运城| 岳阳| 仁怀| 通辽| 扬州| 株洲| 秦皇岛| 巴音郭楞| 佳木斯| 吉林| 临沧| 宜春| 金昌| 上饶| 海拉尔| 河北石家庄| 安吉| 新乡| 天水| 阿拉善盟| 松原| 迁安市| 巴彦淖尔市| 乐平| 濮阳| 怒江| 丽江| 德宏| 泰兴| 汝州| 黑河| 大同| 绥化| 神木| 海拉尔| 晋城| 广州| 明港| 海南海口| 辽阳| 象山| 淮北| 文山| 福建福州| 昌吉| 庄河| 武安| 通辽| 白沙| 台北| 内蒙古呼和浩特| 泰州| 达州| 毕节| 衡水| 贵港| 濮阳| 梅州| 淄博| 钦州| 巢湖| 启东| 吴忠| 滕州| 肇庆| 建湖| 保亭| 蓬莱| 任丘| 郴州| 临猗| 山南| 江苏苏州| 北海| 仁寿| 邯郸| 鹰潭| 馆陶| 仙桃| 阿勒泰| 崇左| 漯河| 西双版纳| 运城| 陇南| 潮州| 赵县| 萍乡| 丽水| 荆门| 本溪| 南安| 巴中| 株洲| 邯郸| 克孜勒苏| 铜陵| 漳州| 东阳| 云南昆明| 西藏拉萨| 南平| 攀枝花| 大连| 白银| 庄河| 海南海口| 枣庄| 赣州| 单县| 菏泽| 南京| 云南昆明| 桂林| 普洱| 陵水| 塔城| 辽阳| 巴中| 吉林| 池州| 朔州| 遵义| 玉溪| 宜春| 仁怀| 铁岭| 曲靖| 安岳| 呼伦贝尔| 承德| 商洛| 张掖| 永新| 果洛| 江西南昌| 内江| 梧州| 阳泉| 丹阳| 三沙| 驻马店| 余姚| 河北石家庄| 南通| 灌云| 保山| 常州| 锡林郭勒| 溧阳| 台中| 普洱| 和田| 临沂| 呼伦贝尔| 安阳| 自贡| 日土| 唐山| 保定| 芜湖| 巴彦淖尔市| 博罗| 陕西西安| 包头| 石河子| 宜春| 果洛| 宁国| 榆林| 乐山| 阿拉尔| 东台| 莱州| 聊城| 安徽合肥| 泉州| 博尔塔拉| 鄂州| 阿拉尔| 宜昌| 连云港| 绵阳| 白沙| 威海| 楚雄| 扬州| 亳州| 黑河| 克拉玛依| 漳州| 随州| 新疆乌鲁木齐| 通辽| 石河子| 泗阳| 淄博| 日土| 招远| 宁波| 玉溪| 吐鲁番| 河源| 邯郸| 滕州| 乌兰察布| 枣庄| 香港香港| 三亚| 宝应县| 诸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