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acronym>
<rt id="88yoq"></rt>
<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rt id="88yoq"></rt>
<acronym id="88yoq"></acronym>
<rt id="88yoq"><optgroup id="88yoq"></optgroup></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神醫小獸妃:妖孽皇叔已躺好! > 神醫小獸妃:妖孽皇叔已躺好!最新章節列表

第454章 治療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好好好!璃兒,你說得好!”

鳳璃兒又站了起來:“不過在此之前,如果鷹老可以治療一下自己的手,或許你的煉丹技術,可以直接上升一個層次!

這廂鳳璃兒和冰翔鷹在交談,另一邊,冰家其他三人其實也在豎著耳朵聽呢。

現在聽到鳳璃兒這么說,冰天逸的臉上頓時劃過了一抹意外之色!

他走到鳳璃兒身邊:“玉兒,你怎么知道?”

鳳璃兒笑:“剛剛鷹老在拿丹藥的時候,右手就沒有辦法完全彎曲,還有剛才鷹老作揖的時候,也是如此,所以我就判斷,他的右手經脈應該出了問題!

“的確!北煲菘戳锁P璃兒一眼,“鷹老的手是先天不足!

說這話的時候,冰天逸的眼里都閃過了遺憾之色。

眾所周知,先天不足無論放在哪里,都是最難醫治的一種病。

如果好醫治的話,身為煉丹師本身的冰翔鷹,也不可能等到現在都不治療了。

他不是不想,他是壓根沒有辦法!

冰翔鷹也是苦澀一笑:“這手,是沒有辦法了!、

不過,他臉上很快又露出了微笑:“雖然手沒有辦法了,但是人也可以更加強大,丹藥煉制,領悟也相當重要,難道不是嗎?”

“的確如此!兵P璃兒點頭,隨即她認真的看著冰翔鷹,“但是,如果鷹老你的手,可以恢復呢?”

“可以恢復?”冰翔鷹愣住了,“這,這怎么可能!”

冰家的實力也不弱,如果可以恢復,他早就恢復了,又何必等到現在。

畢竟,在幼時發現手的問題時治療,那個時候可是最佳的治療時期,現在治療,早就已經晚得不行了。

“這怎么不可能?”鳳璃兒笑,“鷹老,要不試試?”

冰翔鷹當然不會拒絕,不過試試而已,他怎么不能試!

他直接將袖袍撩起,然后把手遞到了鳳璃兒的面前:“玉兒,你盡管來!”

鳳璃兒笑:“冰老,你不需要這么的……視死如歸!

不過,鳳璃兒雖然這樣說著,但是給冰翔鷹的治療卻也的確不是容易的事。

先天之癥,一直以來,都是醫者的難題,它比起后天之癥來說,要難治療了太多太多。

再加上冰翔鷹已經拖了這么久,為他治療的難度,自然也就越高了。

若非神雞的鳳凰之火已經覺醒,鳳璃兒還真的不敢開這個口。

鳳璃兒又看向了冰御天:“冰老,借您的房間用用!

很快,冰御天的房間里。

冰翔鷹直接扯掉了右手手臂的衣袖,露出了一只精裝的手臂,鳳璃兒為他針灸之后,立刻召喚出了神雞。

這次需要使用到鳳凰之火,所以鳳璃兒才會保密治療。

看著神雞,冰翔鷹不由得微微一愣:“玉兒,這竟然是你的本命契約?”

冰翔鷹的確很意外了,這只雞……看上去很弱的樣紙!

神雞平生最討厭別人瞧不起它了,此番聽到冰翔鷹如此道,它立刻眼睛一瞪:“什么叫做這就是璃……玉兒的本命契約?本皇怎么了?本皇招你惹你了?你再說本皇,本皇不噴火幫你治手了!”

冰翔鷹再次意外了:“會說話?你……你是什么雞?”

會說話的魔獸,那可不得了,就算等級不如何,那骨子里的血液,那也是高獸一等的存在。

血脈極高的雞魔獸……冰翔鷹還暫時沒見過。

神雞氣得不行:“誰說本皇是雞的,本皇看著像雞就是雞了嗎?你看著像人你是人不?”

“……”冰翔鷹默,對不起,他還真的是個人。

冰翔鷹這時又道:“不過看到你,我倒是想起一個人來!

冰翔鷹的目光從神雞身上,緩緩落到了鳳璃兒身上,他的表情已經變得極其嚴肅:“不知玉兒有沒有聽過此人——十六年前,神云大陸醫術上最杰出的天才少女,月家家主月璃鳳!

鳳璃兒微微一笑:“自然聽過!

不僅聽過,而且她還相當熟悉呢

鳳璃兒又道:“不過聽說這位月璃鳳,自從十六年前大婚夜受傷后,就再也不曾煉丹了!

“是!北楮椪f,“不過,老夫之所以想起她,乃是因為你這只契約魔獸。你可能不知道,月家月璃鳳的本命契約魔獸,也是一只雞,不過你這只雞,似乎比她那只好看些!

神雞撇嘴,鳳璃兒忍不住笑。

說好看些,其實也沒毛病,在降鳳山脈,神雞覺醒鳳凰之火的同時,羽毛也變化了一些,所以它看上去才會好看許多。

鳳璃兒笑:“很遺憾我從來沒有見過月家家主的雞,聽說她十六年前受傷后不再煉丹了,除此之外,在魔修上的事,也極少聽到有人提到她,她的那只雞,現在如何了?”

“不知!北楮棑u頭,“聽說當初月璃鳳傷了根本,所以沒法修煉了,至于她的本命契約雞,好像也沒有人再提過!

鳳璃兒笑而不語,月云羽,辛苦隱瞞自己天大的謊言很辛苦吧,你欠我的,我早晚會讓你還回來!

鳳璃兒這時看向了神雞:“神雞,你給點兒火焰來用!

說話的同時,鳳璃兒還釋放出了紫靈邪火。

紫靈邪火和鳳凰之火在半空交匯融合,又被鳳璃兒引導著直接鉆入了冰翔鷹的手臂之中!

冰翔鷹還沒來得及震驚,便已是全身一震,他的手臂,此刻仿佛置身到了冰火之中……一邊是冰天雪地,一邊是烈烈驕陽……

時間,一點點過去,很快,黎明驅逐黑夜。

房間里,鳳璃兒終于收回了手。

她的臉色已經有些蒼白,但是嘴角的笑容,卻怎么也止不。骸苞椑,已經成了,您且試試!

這一夜對于冰翔鷹來說也很是漫長,一夜的冰火交融他也不好受。

可聽到鳳璃兒這話,他卻覺得,這一夜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不管結局如何。

聽到鳳璃兒這么說,他立刻緩緩抬起了手,然后緊握成拳。

下一刻,冰翔鷹呆住了。

他的手,竟然毫無阻礙的,握成了拳頭。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55suji.com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丽水| 五家渠| 澳门澳门| 江门| 安岳| 天长| 河池| 新泰| 泰州| 南充| 余姚| 三亚| 平顶山| 乌海| 安康| 赣州| 鹰潭| 榆林| 香港香港| 青海西宁| 榆林| 赤峰| 朔州| 铜陵| 克孜勒苏| 济南| 兴安盟| 营口| 武威| 南安| 阿拉尔| 海南海口| 贺州| 丽水| 锡林郭勒| 三河| 贵港| 南通| 玉溪| 延安| 安庆| 禹州| 日喀则| 广饶| 哈密| 吉安| 景德镇| 临汾| 九江| 巢湖| 临沧| 阿克苏| 湛江| 五指山| 凉山| 佛山| 东方| 黄南| 克拉玛依| 建湖| 舟山| 厦门| 芜湖| 泉州| 驻马店| 广元| 洛阳| 鹰潭| 日土| 东营| 海北| 包头| 内蒙古呼和浩特| 伊犁| 唐山| 张掖| 台南| 昌吉| 平凉| 寿光| 楚雄| 玉溪| 迁安市| 广元| 济宁| 楚雄| 大庆| 宿州| 单县| 博尔塔拉| 黔南| 迪庆| 白城| 锦州| 漳州| 阿里| 资阳| 建湖| 库尔勒| 孝感| 大丰| 海拉尔| 枣阳| 长葛| 保定| 张家界| 恩施| 海安| 郴州| 延边| 琼中| 营口| 象山| 楚雄| 昌吉| 大庆| 灌南| 武夷山| 苍南| 武威| 青州| 钦州| 阿拉尔| 湖州| 如皋| 金坛| 红河| 濮阳| 荆州| 南平| 鄂州| 东阳| 丹东| 漳州| 瓦房店| 达州| 三亚| 池州| 长垣| 漯河| 保定| 海拉尔| 江门| 石狮| 丽江| 克拉玛依| 垦利| 宜春| 杞县| 白沙| 建湖| 白沙| 达州| 台湾台湾| 衡水| 惠东| 桂林| 绍兴| 邵阳| 武威| 霍邱| 白城| 文山| 喀什| 阿拉善盟| 赵县| 三沙| 宜昌| 柳州| 鹤壁| 石河子| 北海| 惠州| 清徐| 临沂| 阳春| 贺州| 舟山| 临汾| 鹤岗| 延边| 南阳| 启东| 海东| 酒泉| 仁寿| 鹰潭| 巴彦淖尔市| 吉林长春| 德宏| 蓬莱| 克孜勒苏| 通辽| 枣阳| 嘉峪关| 馆陶| 鄢陵| 临海| 辽宁沈阳| 绥化| 巴音郭楞| 铜陵| 忻州| 辽宁沈阳| 渭南| 台南| 广汉| 昭通| 保定| 江西南昌| 盘锦| 双鸭山| 金华| 鄂州| 开封| 汉川| 乌海| 珠海| 济南| 建湖| 安徽合肥| 荆州| 肥城| 云南昆明| 崇左| 澳门澳门| 营口| 醴陵| 黔西南| 丹阳| 鸡西| 龙口| 偃师| 三沙| 丹阳| 仁怀| 贵港| 茂名| 商丘| 沛县| 秦皇岛| 咸宁| 桐乡| 孝感| 白山| 苍南| 沧州| 东方| 保定| 本溪| 基隆| 通辽| 陇南| 高密| 乌兰察布| 宣城| 曲靖| 常德| 梧州| 盐城| 商洛| 荣成| 阿拉善盟| 百色| 随州| 威海| 诸城| 黑龙江哈尔滨| 铜川| 燕郊| 绵阳| 亳州| 日土| 曹县| 定安| 延安| 东方| 松原| 永新| 肇庆| 临猗| 齐齐哈尔| 馆陶| 宜宾| 牡丹江| 神木| 武安| 上饶| 河北石家庄| 鄂州| 贵港| 诸暨| 大理| 宜春| 清远| 迪庆| 珠海| 运城| 烟台| 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