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acronym>
<rt id="88yoq"></rt>
<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rt id="88yoq"></rt>
<acronym id="88yoq"></acronym>
<rt id="88yoq"><optgroup id="88yoq"></optgroup></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鬼道修羅傳 > 鬼道修羅傳最新章節列表

第247章 高傲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轟。!”

一聲巨響,直接在片天際轟然炸開!

宮汝嫣與雅清沫子直接在天空中一記對碰,狂暴的靈力波動,在那天際之上炸開,仿佛天空都要崩塌了一般!

而那九天之上,正在藍戰與劍瞎子正在交戰的地方,也是被這股巨大的波動所感染,當即兩人皆是心頭一震。

“這兩股力量波動,好強!”

兩人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有些震驚的說道。

“去看看!”

藍戰低喝一聲,身形一動,飛快向著能量波動的方向掠去。

兩人本身都是有著任務在身,想打的話,他們隨時可以打,在這里大打出手,只是做個樣子給上面的人看罷了。

劍瞎子也是收起長劍,向著波動的來源掠去。

“砰!”

還不等他們靠近,又是一股浩然的波動瘋狂肆掠而開,這兩股力量的對碰,令的他們二人都有些心有余悸。

“這是哪兒冒出來的大佬?”

藍戰眉頭微微一擰,微微有些訝異的說道。

劍瞎子那空洞的雙眼看向前方,凝聲說道:“這二人,實力怕是不在你我之下,若是真打起來,咱們還不一定打得過對方!”

聞言,藍戰也是輕輕點了點頭,這點他絲毫不質疑劍瞎子所說。

尤其是那股冰寒之力,簡直比他的冰寒之力還要來的恐怖。

藍戰之所以有著冰帝之稱,那便是他在冰屬性力量這塊,幾乎無人能及。

可現在,他竟是感受到了比他還要恐怖的冰屬性力量,若是真與對方打起來,藍戰還真不一定剛的過人家。

“SS區服的大佬,還真多呢!

藍戰嘀咕一聲,鬼眼全開,在鬼眼之下,他也是看清了交戰的二人,這二人,他竟是一個都不認識。

“櫻花會何時出了這么一號人物?”藍戰眉頭愈發的緊皺了。

他的任務,便是狙.擊櫻花會,可現在,櫻花會出了這么強大的一號人物,身為代.表的他,竟是渾然不知!

這是工作的失職啊,可是要扣工資的.......

“伴生神兵!那竟然是伴生神兵!”劍瞎子那空洞的雙眼,似乎看見了雅清沫子手中的武器,當即爆喝一聲,聲音無比的震驚。

“什么!”

藍戰心頭也是猛然一跳,鬼眼連忙凝視對方手中的武器。

在鬼眼之下,對方手中的武器,也是全部暴露在他眼中。感受到哪華麗長劍之上的力量波動,藍戰心中狂駭!

長劍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二人都是極為熟悉,這正是伴生神兵應有的氣質!

“竟真是......伴生神兵!這怎么可能!”

藍戰心中的震撼程度,簡直不能用言語來形容!

他跟蹤了這么久的櫻花會,跟櫻花會打了這么久的交道,對方手中一直拿捏一把神器‘伴生神兵’他竟是渾然不知!

這若是讓上面的人知道了,那他就不單單是扣工資這么簡單了!

“轟!”

場中,宮汝嫣與雅清沫子又是一記對碰,兩人的身影閃電般彈開,旋即又閃電般沖了上去!

“砰砰砰......”

倆女手中的長劍對碰之下,每一次對碰,都有著一股浩瀚無邊的力量炸開,她二人的力量,好似用之不盡取之不完一般。

而且她二人,都是在沒有輔助職業的情況下,都能打出如此強的力量,簡直堪稱一絕!

此時所有的人都抬頭看向天空,櫻花會的成員們,面色皆是一片凝重。

能與雅清沫子交戰這么久,且還不落下風的人,可是少之又少,嚴重點說,在他們的眼中,似乎還沒看見過誰,能與雅清沫子戰的旗鼓相當。

場中,雅清沫子那精致的面龐上,此時滿是凝重之色,在與宮汝嫣交戰了幾百回合之下,兩人的實力幾乎都在中伯之間,普通的交戰已經難以取得勝負了。

而且,宮汝嫣還是在沒用動用神寵的情況下,竟是與她戰的旗鼓相當。

這便說明,宮汝嫣的實力,遠在她雅清沫子之上!

這讓她內心微微有些受創,向來心高氣傲的她,絕對不愿意接受這個現實!

雅清沫子深呼吸一口靈氣,力量瘋狂自體內抽取而出,其手中的伴生神兵全力吞噬那力量。

頓時間,那神兵之上,剎那間變得黯淡無光起來,自最開始那華麗無比的長劍,眨眼便變得漆黑如墨,好似一柄廢鐵長劍一般。

其口中,更是低喝一聲:

“別再保留了,全力以赴吧!”

“嗡!”

伴生神兵好似低鳴了一聲,雅清沫子周身的天地,瞬間也開始變得黯淡無光起來,這片天空的力量,好似都在聽從她手中那般長劍的使喚一般。

“這是在勾動......系統的力量嗎?”

望著那天空逐漸變得昏暗起來,藍戰面色一片震驚,在他的鬼眼之下,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這片天地的力量,已經完完全全被雅清沫子手中的武器,給強行催動了起來!

“伴生神兵......不應該存在!”劍瞎子憤然不平的說道。

聞言,那藍戰卻是淡然一笑,說道:“看來你對伴生神兵的積怨,還是挺深的嘛!

“哼!”

劍瞎子冷哼一聲,不在說話。

而他的思緒,也是被拉回到了許多年之前。

當時他也是一個年少輕狂的超級劍神,也正是因為他的年少輕狂,讓的他永遠的失去了雙眼!

是的!劍瞎子的雙眼,正是被伴生神兵所賜!

那一劍下來,不僅僅是他的ID角色瞎了眼,連帶著他現實本體,也同樣是失去了能力,成為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盲人!

“忍不住了么?”

場中,宮汝嫣望著那正在不斷匯聚天地之力的雅清沫子,她絕美的臉頰上,也是浮現出一抹凝重。

美眸視線微微下移,她低頭看著自己心愛的長劍,旋即她眼中浮現出了掙扎之色。

在那長劍之上,此時隱隱能看見一排清晰的字眼。

“武器打造者:鬼將軍!”

宮汝嫣此時手中這把神器,乃是鬼將軍所打造了,而且也跟隨了宮汝嫣很長一段時間,她心中微微有些不舍。

雖然鬼將軍已經不在是郁晨了,但是這畢竟是她認為是郁晨送給他的武器,而且,這還是她離開郁晨很長一段時間,受到他所送的生日禮物。

雅清沫子手中的武器,乃是伴生神兵,若是她全力施展之下,這柄長劍,完全承受不住她的力量。

這一擊對碰之下,它很有可能會斷裂!

這是宮汝嫣掙扎的原因。

宮汝嫣輕輕撫摸劍神,輕聲細語呢喃道:“既然他已經準備好回來了,我們也不能讓他失望了,陪我在戰一場吧......”

“嗡!”

話音落下,其手中的長劍嗡鳴一聲,好似在回應宮汝嫣一般。

感受到長劍的細鳴之聲,宮汝嫣眼中滿是不舍,片刻后,那不舍的光芒,瞬息被一抹決然代替。

“伴生神兵么,今日我們便來會會它!”

手掌猛然一握長劍,宮汝嫣渾身的力量驟然開始瘋狂攀升。

無窮無盡的力量,如潮水一般自她體內涌現,其手中的長劍,仿佛化為了一個無底洞一般,開始瘋狂吞噬宮汝嫣爆發出來的力量。

哪些力量盡數被其吞噬而去,沒有浪費哪怕一絲一毫。

“兩人都開始動大招了!”

下方,所有人在看見二人開始匯聚力量的時候,所有人的手掌都不由的緊握了起來。

這一記對碰,估計是會他們有史以來,親眼見過的最強對碰!

空月璇此時小手也是不由的緊握起來,在親自領教過伴生神兵的強大之后,她此時也說不準汝嫣能不能勝過雅清沫子。

畢竟那是伴生神兵!

汝嫣手中的武器,只不過是一把A+級的極品罷了,等階的力量還未完全提升上去。

面對伴生神兵的情況下,她現在處于絕對的劣勢!

“她手中的武器,好像承受不了她的力量!”

藍戰擁有鬼眼,能看清戰場的一舉一動,此番在見到宮汝嫣那強大的氣勢之下,她手中的長劍,跟她的力量完全不成對比!

若是再度強行灌入其中,那柄長劍極有可能會因為力量的狂暴,而直接崩壞!

“她應該能把握住力量......”

劍瞎子此時心里也沒底,他雖然是櫻花會請過來的幫手,不過,從某種情況看來,他現在更希望的,是宮汝嫣能贏......

天空之上,在兩人的匯聚力量之下,好似天都被區分了一般。

雅清沫子這邊的,宛如黑夜一般,漆黑如墨!

而宮汝嫣那邊,則是一片光芒刺眼,好似明月一般!

雅清沫子在見到宮汝嫣那狂暴的力量之下,心中亦是泛起了滔天巨浪。

宮汝嫣的實力,果然是她有史以來碰見最為強大的對手,即便這種情況下,她依然沒有動用神寵!

這是在對她的藐視!

簡直不可原諒!

雅清沫子突然生起一抹暴怒,凝聲喝道:“既然你還有所保留,那你便為你的高傲,付出代價吧!”

“斬靈:覆滅!”

“蓬!”

雅清沫子一劍斬出,那漆黑如墨的伴生神兵,在她揮出了那剎那間,猛然爆發出一股浩瀚無邊的力量。

如蛟龍出海,氣勢磅礴,攜帶起毀天滅地的力量,向著宮汝嫣直逼而去。

對面,宮汝嫣此時也是面色一凜,玉手緊握的長劍,也是開始瘋狂的顫鳴起來。

那是武器承受不住力量的顫抖跡象,她都有些壓制不住。

“晨光......”

“去吧!

宮汝嫣輕聲道了一句,旋即也不在猶豫,握著長劍的手掌微微一抖,同樣是一劍暴掠斬出!

“轟!”

一股兇狠無比的力量,如海浪襲來一般,對著那黑暗力量的波動,直接銀刃而上!

在諸人的視線中,只見的一黑一白兩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在那天空中之上,直接悍然相撞!

“砰!”

“轟!”

“轟隆。!”

兩股力量一碰撞,那滅天滅地的氣勢,直接如泰山壓頂一般,向著四面八方瘋狂碾壓而下!

那天空之上,在兩股力量的沖撞之下,天空直接崩塌!

只是片刻的時間,那原本還好好的天空,眨眼的時間,竟是浮現出了好幾十個偌大的黑洞!

那黑洞的周身,還有著無數道裂紋蔓延而開,這正是天空被崩壞的節奏!

在那力量的擠壓之下,天空的地面,更是被擠壓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好似有著一顆巨大的恒星砸落而下一般,給地面帶來了永恒的創傷,難以恢復。

“我的天......”

藍戰與劍瞎子,此時早已逃至老遠,隔著如此之遠的距離,感受到那股毀天滅地的力量波動,即便是他二人,也是一陣心有余悸。

“這女人發起狂來,哪兒還有咱們男人的事兒......”

望著那被完全崩壞的天空,藍戰抹了一把額前的汗水,搖頭苦笑說道。

劍瞎子不語,他此時更關心的,是這兩位狠人,誰贏了。

“蓬!”

又是一聲巨響炸起,在哪能量沖撞的中心位置,兩柄長劍劍尖所指,正在進行最終的對碰!

漆黑如墨的伴生神兵,黑色的力量纏繞了整個劍身,面對那璀璨如光的晨光,它沒有半點退步的跡象。

而反觀長劍晨光,在那伴生神兵的力量擠壓下,整個劍身不斷的顫鳴,好似在承受什么不可抗力的力量一般!

“咔......”

兩柄長劍的對碰,晨光果然還是敵不過伴生神兵,隨著咔的一聲細響,晨光的劍身之上,逐漸浮現出了道道細微的裂紋。

“咔咔咔......”

那細微的裂紋愈來愈大,瞬息蔓延了整個劍身。

旋即伴隨‘砰!’的一聲巨響!

晨光,破碎......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55suji.com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喀什| 宜春| 五指山| 芜湖| 北海| 汕头| 曲靖| 河源| 襄阳| 仁寿| 泰兴| 桐城| 延边| 咸宁| 十堰| 灵宝| 内蒙古呼和浩特| 石嘴山| 克拉玛依| 温州| 安顺| 乐平| 攀枝花| 淮北| 仁怀| 吉林长春| 仁怀| 陇南| 百色| 甘孜| 福建福州| 永新| 梧州| 孝感| 安岳| 高雄| 菏泽| 仙桃| 临猗| 海北| 涿州| 长垣| 云浮| 柳州| 临沂| 本溪| 象山| 临汾| 天门| 白城| 四川成都| 黄冈| 大连| 汕头| 邢台| 朝阳| 南京| 灌南| 莆田| 东海| 贵州贵阳| 大连| 平顶山| 泸州| 海宁| 沧州| 石狮| 鄢陵| 鄂州| 赤峰| 珠海| 三明| 防城港| 漳州| 昌都| 广元| 馆陶| 阳泉| 齐齐哈尔| 喀什| 遵义| 辽源| 丹阳| 镇江| 大连| 新余| 吴忠| 博尔塔拉| 临汾| 宿州| 和田| 呼伦贝尔| 三河| 铜川| 宜春| 珠海| 汉川| 雄安新区| 屯昌| 五指山| 秦皇岛| 宁波| 四平| 兴化| 醴陵| 汕尾| 苍南| 新沂| 苍南| 汕尾| 安吉| 内蒙古呼和浩特| 黄山| 云南昆明| 呼伦贝尔| 铜川| 安岳| 绥化| 凉山| 喀什| 仙桃| 莆田| 陵水| 湖州| 白银| 扬中| 大庆| 长治| 巢湖| 姜堰| 邯郸| 陕西西安| 吐鲁番| 洛阳| 任丘| 随州| 甘肃兰州| 邹城| 五家渠| 吕梁| 赵县| 安庆| 南阳| 临汾| 靖江| 牡丹江| 巴彦淖尔市| 益阳| 泉州| 馆陶| 和县| 邹城| 偃师| 和田| 黄山| 营口| 咸阳| 大庆| 陵水| 贺州| 深圳| 天水| 塔城| 黔东南| 大连| 宁国| 宝应县| 株洲| 抚顺| 图木舒克| 兴安盟| 通化| 张家界| 黔南| 固原| 池州| 蓬莱| 洛阳| 承德| 大庆| 灌南| 毕节| 德阳| 汉中| 阿坝| 和田| 定安| 双鸭山| 青州| 河北石家庄| 亳州| 宁德| 九江| 阿里| 阳泉| 乌海| 灵宝| 张北| 大庆| 昭通| 宁国| 顺德| 寿光| 巴音郭楞| 台湾台湾| 葫芦岛| 吉林长春| 江苏苏州| 绵阳| 大兴安岭| 天水| 驻马店| 五家渠| 锦州| 滕州| 清远| 湘潭| 济源| 红河| 吉林| 镇江| 巴彦淖尔市| 张北| 衡阳| 天长| 五家渠| 包头| 香港香港| 建湖| 儋州| 衢州| 海丰| 儋州| 醴陵| 南安| 湘西| 娄底| 阳春| 果洛| 六安| 内蒙古呼和浩特| 巴中| 固原| 琼海| 苍南| 镇江| 广汉| 阿坝| 阿拉尔| 双鸭山| 黔西南| 毕节| 宜宾| 昌都| 鸡西| 台北| 通辽| 伊犁| 本溪| 海南| 阿克苏| 兴安盟| 揭阳| 海东| 固原| 内江| 伊春| 天水| 廊坊| 昭通| 阿克苏| 霍邱| 塔城| 河南郑州| 内江| 公主岭| 长治| 临猗| 通辽| 泉州| 包头| 天水| 清徐| 娄底| 通化| 庄河| 建湖| 单县| 阿克苏| 垦利| 张北| 大兴安岭| 呼伦贝尔| 石河子| 巴中| 澄迈| 三亚| 南京| 德宏| 新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