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acronym>
<rt id="88yoq"></rt>
<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rt id="88yoq"></rt>
<acronym id="88yoq"></acronym>
<rt id="88yoq"><optgroup id="88yoq"></optgroup></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青天有鑒 > 青天有鑒最新章節列表

第323章 敲門聲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到底是心理醫生,知道方朝陽心情不好,并沒有詢問此事,兩人又聊了一陣子,互道了一聲晚安。

快到晚上十點,方朝陽還是沒有睡意,也沒心情練習書法,就這樣坐在沙發上,無聊地看著電視。

終于,他等到了敲門聲!

幾乎是立即起身去開門,此時此刻,他是多盼著看到門外熟悉的臉龐。開門后,尚勇和海小舟一前一后地走了進來,看到垃圾桶里的方便面盒,海小舟就埋怨道:“朝陽,你的病剛好,怎么就吃這種垃圾食品!

“一個人懶得做飯!

“那就餓著,正好減肥,別指望我會來給你做飯!

“哪敢勞海哥大駕!狈匠栒f著,想起昨晚的事情,內心深處不由升起了一股暖意。

“吃藥了嗎?”

“吃了,其實不吃也行,感冒徹底好了!

“朝陽,抱歉來晚了,急著處理一個案子,小舟不想自己過來,就一直在等著我!鄙杏碌。

“都是好哥們兒,說這些就見外了,我知道,你們一定會來!狈匠柛袆拥。

“哼,還挺自戀的,換個人早就鉆地洞了,你還大門敞開。咦,彭大夫怎么還沒來,搞什么?”海小舟問道,這正是她不想獨自過來的原因,怕撞上彭姜在這里。

“中午來過,晚上通了電話,我估計,正在家里吵架呢!”方朝陽道。

“我看啊,你這個上門女婿,怕是要被人給掃地出門了。以前怎么說還是個人民法官呢,現在可好,聲名狼藉!”海小舟幸災樂禍道。

“小舟,朝陽心情不好,你就少說兩句吧!”尚勇皺眉道。

“我心情也不好啊,為了他的破事兒,厚著臉皮去找檢察長幫忙,結果碰了一鼻子灰,現在都沒擦干凈!焙P≈鄣。

“小舟,謝謝你,其實,我已經想開了,不就是暫停職務,正好賦閑在家,全面休整下!狈匠柕。

“哼,你想開有什么用,我擔心,他們不會就此罷休,還會繼續攪混水!焙P≈鄣。

現在的方朝陽,已經處在很被動的局面,如果對手一直沒完沒了,案子又查不清,他很可能會真正離開司法系統,情況并不容樂觀。

海小舟看到法院發布的消息后,立刻去找溫剛檢察長,請領導跟李院長溝通一下,這個處罰太重。

結果,溫檢察長并不買賬,反而說方朝陽丟了卷宗,這樣的處理都是輕的,氣得海小舟差點小暴脾氣發作,跟領導翻臉。

方朝陽很感動,出了這樣的事,別人大可以甩手不管,但海小舟卻還是為他沖在了前面,又解釋道:“李院長跟我談過了,說這么做是一種保護,對我有利,對法院目前的情況也有利!

“可這樣一來,你不知道法院里的情況,又不知道會查出什么結果,豈不是很被動!焙P≈蹞牡。

“我相信組織,相信李祥院長!狈匠枅孕诺。

“那誰相信你?否則也不會悶在家里。你就是個直腸子,都不會拐彎的,這背后肯定不那么簡單!焙P≈酆吡艘宦,又說:“檢察長見我有點難堪,說了一件事兒,上頭有人想讓反貪部門介入,被他給拒絕了,沒舉報,沒證據,查什么啊,沒這個必要!

“我也不怕查,不過,還真要謝謝溫檢察長!狈匠柕。

尚勇抽了支煙,這才說道:“你們都不用太擔心,李祥院長倒是做了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

“干什么了?”海小舟問。

“他安排人到公安局報警了,讓警方介入調查卷宗丟失一事!鄙杏碌。

“朝陽,快給大勇泡茶啊,你能否換來清白之身,全靠他了!焙P≈蹏u呼道。

“呵呵,好啊,我馬上去泡茶,拜托了!狈匠柶鹕淼。

“你們倆這是給我設套!”

“設套也必須鉆進去,怎么,你是不是心里認為朝陽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兒!焙P≈鄣裳鄣。

“當然沒有,但還是要按照程序來嘛!

“那是對外,在這兒呢?”

“嘿嘿,當然聽海哥的!

尚勇嘿嘿笑,又詳細說明情況,原本這樣偷盜的案件,涉及不到刑警隊,該交給轄區派出所去調查的,但李祥院長應該給吳國偉局長通過電話,是局長親自指派,讓他來負責這起案件。

“朝陽,你還是有面子的,局長格外照顧,他知道我們的關系,一定會盡心盡力的!鄙杏碌。

“等查清楚了,我一定要去感謝吳局!狈匠栍芍缘,能得到這么多人的關照,他感覺并不孤單。

“你給他寫的青天有鑒那幅字,就掛在他的辦公室里。嘿嘿,每次進屋,就像是進了古代的大堂,我都想喊升堂,局長也挺逗的!鄙杏滦Φ。

“是啊,朝陽要是背了黑鍋,那副字就不值錢啦!”海小舟嚷嚷。

方朝陽直皺眉,海小舟就是這么口無遮攔,但私底下開個玩笑,不違背原則。說笑一陣后,海小舟還是進了廚房,給方朝陽熬粥,病剛好,不能光吃方便面,還是熱粥養胃,有利于康復。

就是開始熬稀了,海小舟嫌清湯寡水,中途又加了米,火候也不夠,不知道這樣的粥喝了會不會真的養胃。

尚勇告訴方朝陽,他會全力調查此案,但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偷竊案,調查清楚需要時間,不能著急。

破壞變壓器的事件,電力公司已經報警,正在排查監控中出現的可疑人物,對方的反偵察能力很強,至今還沒有緊張。

另外,微博服務商也找到了發表那篇博文的網絡地址,可惜,用的是代理,只怕很難查到具體真實的地址。

“為了搞倒我,他們也是用心了!狈匠柕。

“我個人覺得,這事兒跟苗伊案沒多大關系,卻一定跟左飛虎詐騙案有關!鄙杏碌。

“因為那一個億!

“可能吧,壞事也是好事,他們暴露了!鄙杏碌。

“我這邊正在查,當年的鼎豐貿易,非常值得懷疑!焙P≈鄱酥J想p重粥進來,一邊說道。

“肯定跟這家公司有關系!鄙杏麓_信道。

“十年前,鼎豐貿易在東安搞海產品貿易,也有些規模,左飛虎案發后,這件公司就什么都不干了,規模一再縮小,現在只有一間辦公室,還常年沒人!焙P≈鄣。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55suji.com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桐城| 如东| 焦作| 铜陵| 陇南| 六安| 四川成都| 五指山| 湘西| 莒县| 枣庄| 东台| 邳州| 张掖| 寿光| 大庆| 宁德| 海丰| 大连| 白山| 垦利| 郴州| 临沂| 琼中| 佳木斯| 库尔勒| 益阳| 临汾| 梅州| 定安| 昭通| 广饶| 潜江| 锡林郭勒| 赤峰| 上饶| 象山| 永州| 巢湖| 德阳| 咸阳| 吉安| 新余| 库尔勒| 天水| 常州| 扬州| 黔南| 丽水| 吴忠| 酒泉| 内蒙古呼和浩特| 沛县| 天门| 朝阳| 辽阳| 琼海| 临沧| 保定| 日照| 宜宾| 临汾| 咸宁| 雄安新区| 哈密| 石狮| 蓬莱| 澳门澳门| 宣城| 台湾台湾| 台北| 吐鲁番| 日喀则| 晋城| 甘南| 喀什| 迁安市| 枣庄| 昌吉| 昭通| 衢州| 蓬莱| 日照| 漳州| 上饶| 荣成| 任丘| 临猗| 乌兰察布| 张家界| 淮北| 昌都| 东台| 秦皇岛| 乌海| 黄山| 果洛| 凉山| 桂林| 屯昌| 晋城| 阿坝| 寿光| 海拉尔| 四川成都| 丽江| 兴安盟| 赣州| 莆田| 澄迈| 仁怀| 果洛| 巴彦淖尔市| 阿拉善盟| 安顺| 贺州| 顺德| 高雄| 阿克苏| 安徽合肥| 临沧| 莱州| 醴陵| 常德| 曲靖| 柳州| 松原| 常州| 黄冈| 鞍山| 营口| 和田| 灌南| 安庆| 遵义| 柳州| 玉树| 杞县| 乌兰察布| 阳江| 阿拉尔| 广饶| 六安| 宜宾| 日照| 山西太原| 泰兴| 东方| 遵义| 曲靖| 图木舒克| 南充| 屯昌| 固原| 酒泉| 启东| 新泰| 博尔塔拉| 丽水| 滨州| 香港香港| 连云港| 新沂| 临猗| 芜湖| 丽水| 红河| 宁国| 萍乡| 涿州| 黑龙江哈尔滨| 防城港| 锡林郭勒| 西双版纳| 江门| 岳阳| 湖南长沙| 吉林长春| 固原| 安吉| 六安| 南京| 临夏| 绵阳| 德清| 洛阳| 海安| 迁安市| 湖南长沙| 潮州| 日喀则| 大兴安岭| 乌兰察布| 定安| 天水| 扬州| 燕郊| 莆田| 莱州| 项城| 宁波| 阿勒泰| 汉川| 温岭| 甘南| 承德| 河源| 黔南| 沭阳| 玉环| 伊犁| 菏泽| 茂名| 吕梁| 昌都| 定安| 台湾台湾| 锡林郭勒| 贵州贵阳| 大理| 库尔勒| 呼伦贝尔| 宜昌| 株洲| 新疆乌鲁木齐| 宁国| 宁德| 鹤壁| 崇左| 包头| 遵义| 惠州| 金昌| 泗洪| 三明| 岳阳| 威海| 新余| 曹县| 萍乡| 北海| 荣成| 临夏| 山西太原| 三明| 景德镇| 南京| 海丰| 山东青岛| 邵阳| 桐城| 延安| 台湾台湾| 咸阳| 恩施| 玉环| 宜春| 库尔勒| 广州| 湖北武汉| 江门| 邹平| 牡丹江| 三河| 本溪| 安阳| 雅安| 仙桃| 潮州| 福建福州| 柳州| 百色| 台州| 鸡西| 滁州| 双鸭山| 武安| 招远| 瓦房店| 神农架| 海西| 灵宝| 邹平| 定安| 神农架| 天长| 石狮| 启东| 枣庄| 石狮| 宜昌| 漯河| 乐平| 商丘| 日喀则| 湘潭| 伊犁| 临汾| 章丘| 衢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