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acronym>
<rt id="88yoq"></rt>
<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rt id="88yoq"></rt>
<acronym id="88yoq"></acronym>
<rt id="88yoq"><optgroup id="88yoq"></optgroup></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武俠仙俠 >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最新章節列表

第兩千五百四十六章 愛是一種習慣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面對迅速撲來的無面火尸,蕭炎身形極速閃躲,仙之源氣涌動而出,化作了磅礴的力量,可卻僅僅只是單純的仙之源氣,如果是從前,涌出來的乃是一片火海,而非簡單的仙之源氣,天火的消失,仿佛蕭炎的攻擊也完全失去了靈魂。

蕭炎的攻擊打在無面火尸之上,但都被輕易化解,甚至只是擊退了幾個無面火尸幾步而已,一道巨力打在蕭炎背后,蕭炎猛然一驚,身形倒射,空中幾個翻轉才是穩住了身形,落在鐵鏈之上,險些落入云海。

“嗯?連戰斗都不會?”五代老祖看到蕭炎第一波攻勢的表現,露出詫異的表情,在他的想象中,蕭炎應該戰斗方面也強的恐怖才對,但這短暫的交手,便是展現出了蕭炎各種弱點。

當然,蕭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天火突然的消失讓蕭炎一直習慣的戰斗方式完全被改變,也就是說蕭炎如今體內沒有任何火焰能夠供給他戰斗,白焱雖然也是火焰,但如今的白焱還只是一個剛剛萌芽的種子,而且時間有限,蕭炎對白焱的理解也是根本不夠。

此時此刻蕭炎頓時明悟,自己似乎一直以來,都太過依賴天火爆炸性的力量做為自己的戰斗方式,以及曾經的肉搏和尺法都因此被拋在腦后,而實際上,尺法和肉搏蕭炎依然擁有著極高的天賦,只不過天火兇悍的攻勢實在是太過于強大,尺法和肉搏自然會被忽略。

但這一刻,蕭炎明白,沒有了天火的他,必須適應新的戰斗方式,而明悟體內的火焰源脈將是他未來戰斗的方向。

蕭炎緩緩的將手伸向背后的八荒玄重尺,仿佛一瞬間,握住了如同當年魔獸山脈之中,藥老第一次給他玄重尺的時候,腦海之中對它一片空白。

直至蕭炎手指握在尺柄之上的一瞬,蕭炎身上澎湃的仙之源氣便是涌動而出,八星斗仙中期的實力已然不是曾經所能夠比擬的,仙之源氣的濃郁程度翻了數倍不止,更強悍的是蕭炎體內火焰源脈的緣故,蕭炎八星斗仙中期爆發出來的氣勢可以說是堪比八星斗仙巔峰甚至……九星!

十具無面火尸朝著蕭炎再度奔襲而來,蕭炎身體緩緩站起,大字型擺開,身體微微晃動,手中的八荒玄重尺也是單手握住,然后狠狠對著腳下鐵鏈一砸!

轟!

粗大的鐵鏈都是發出了鋼鐵碰撞所爆發的火星,而后蕭炎口中吐出一口如火焰般的氣體,身上頓時燃起了一層薄薄的五彩火焰,蕭炎氣勢在這一瞬爆發出來的強悍是前所未有的。

“對不起……我始終無法忘掉你們,但我必須急需咬牙往前!”蕭炎喃喃,而他口中的你們,指的正是徹底消散在了他身體之中的天火們。

嗤嗤~

蕭炎身上雷芒密布開來,緩緩抬頭的瞬間,以往本該在眼眸之中燃燒的火焰已然不見,而是變作了仿佛是一口深不見底的古井。

蕭炎身上的強悍的氣勢催發到了極致,腳掌望去微微一踏,腳掌似乎都還不曾落在地面,蕭炎的身形已然暴掠而出,只有八荒玄重尺都停留在原地,似乎……沒有跟得上蕭炎的節奏。

“五重震天尺——破軍!”

“尺來!”

蕭炎厲喝之上暴起,他身上散發著濃濃的怒氣和戾氣,五代老祖見狀都是微微一怔,這無面火尸不過是他隨手制造的幾個小傀儡而已,卻沒有想到竟然會激怒蕭炎到怒氣爆發,蕭炎過激的反應讓五代老祖都是微微有些錯愕。

砰砰砰!

蕭炎尺法如炬,身形穩如泰山,一副堅不可摧的模樣,硬生生的直接撞殘了兩具無面火尸,但蕭炎手段毫不留情,原本已經殘掉的無面火尸,蕭炎硬是剁成了粉碎才肯罷休。

蕭炎身形沒有停滯,毀滅掉兩只無面火尸之后,身上爆發出來的怒氣更盛,手中的八荒玄重尺蘊含著強悍的力量再度挑飛起了面前三具無面火尸,蕭炎腳步猛然一踏,身形以一種詭異的姿態,尺子和手臂擺出一個極難的動作。

“五重震天尺——斷空!”

蕭炎一躍而起,八荒玄重尺的重量陡然劇增,蕭炎發出一聲怒吼,手中的八荒玄重尺狠狠的劈砍而出。

嗤啦!

三具無面火尸應聲而碎,直接是被蕭炎給攔腰劈斷,短短數息時間,蕭炎便是解決掉了五具無面火尸,還有五具,蕭炎眼中怒氣不減,腳踏虛空,速度再度暴增。

“五重震天尺——升龍!”

蕭炎額間青筋暴起,所有的怒氣也是夾雜在了這強大的一擊之中,手中的八荒玄重尺狠狠一扭,便是旋轉開來,四周的空間都仿佛被扭在了一起,而后蕭炎如同一支離弦之箭,暴掠而出!

“吼!”

風聲如龍吟,蕭炎手推不斷旋轉的八荒玄重尺,身形探出,被蕭炎帶起的颶風竟然化作了龍影,直接朝著五具無面火尸撕裂而去。

轟轟轟!

場面一度絢麗,直接最后五具無面火尸全部被蕭炎給撕成了粉碎,蕭炎的身形最終才緩緩的落到了鐵鏈之上,蕭炎怒氣不減,這個怒氣是來自于他自己對自己的不滿,也是因為天火獻祭,蕭炎心中的愧疚,情緒也在這一刻爆發了出來。

反而把五代老祖都有些嚇住了,蕭炎佇立在原地,平靜了許久,才重新將八荒玄重尺給背負在了背上,一人一尺,齊人高大的尺子背負起來,還是給人一種古怪的感覺。

“他身上的武器所用的材料也是相當稀有啊……即便是那極為富有的斗神聯盟恐怕都很難有這樣的手筆,那么大一柄尺子,足矣鑄造出更多神兵,倒是尺子這種武器真是罕見……”除了五代老祖之外,其他老祖紛紛都在關注著這場好戲,蕭炎所展現出了諸多令人驚奇的東西,對于蕭炎的身份幾位老祖也是若有所思,但誰也不敢先提。

因為此刻他們都知道了,這個年輕人的背后站著一個男人,一個……曾經令所有人世人都為之仰望的一個男人!

ps:大家可以關注我的微xin公鐘號,夜雨聞鈴0,有驚喜喲~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55suji.com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德清| 宣城| 宜春| 泸州| 海西| 阳江| 基隆| 衡水| 海东| 广元| 攀枝花| 惠东| 安庆| 淄博| 库尔勒| 阿拉尔| 如皋| 明港| 乐清| 大连| 承德| 大理| 芜湖| 改则| 清远| 泰州| 广安| 甘孜| 神农架| 改则| 吕梁| 巴中| 镇江| 深圳| 遵义| 海南海口| 克孜勒苏| 如东| 吐鲁番| 广元| 临夏| 邢台| 延安| 宁波| 瓦房店| 潜江| 招远| 单县| 迁安市| 嘉峪关| 福建福州| 无锡| 灌云| 郴州| 陕西西安| 黄南| 吐鲁番| 日喀则| 邹平| 深圳| 绥化| 汉中| 大丰| 临沂| 吴忠| 天水| 临沂| 醴陵| 海安| 牡丹江| 镇江| 文山| 沛县| 连云港| 龙岩| 黄冈| 枣阳| 白银| 玉林| 菏泽| 雅安| 阳江| 神农架| 楚雄| 台山| 高密| 芜湖| 章丘| 东营| 肥城| 舟山| 泗阳| 桐城| 醴陵| 莒县| 邹城| 齐齐哈尔| 曲靖| 襄阳| 大庆| 馆陶| 永州| 义乌| 大庆| 玉环| 连云港| 海门| 玉溪| 乌兰察布| 明港| 宁夏银川| 乌海| 南安| 白山| 莒县| 湖北武汉| 公主岭| 黔南| 眉山| 南通| 嘉善| 东台| 昌吉| 黔东南| 垦利| 山南| 洛阳| 大理| 亳州| 永新| 毕节| 宜昌| 泰安| 漳州| 崇左| 澳门澳门| 白山| 徐州| 德阳| 辽宁沈阳| 泗阳| 桂林| 吉林| 锦州| 嘉善| 嘉善| 秦皇岛| 湖州| 马鞍山| 滨州| 海东| 台山| 泗洪| 海西| 高密| 聊城| 襄阳| 长治| 沛县| 广西南宁| 汕尾| 张北| 阳泉| 抚顺| 吉林长春| 鹰潭| 三沙| 丽水| 包头| 漯河| 天水| 安阳| 屯昌| 宜都| 塔城| 海西| 厦门| 绍兴| 云南昆明| 上饶| 泰州| 酒泉| 烟台| 东莞| 宜昌| 崇左| 神农架| 阿克苏| 仁怀| 秦皇岛| 景德镇| 莱芜| 林芝| 燕郊| 铜川| 泰州| 和县| 六安| 台北| 内蒙古呼和浩特| 神农架| 保定| 吉林长春| 乐清| 昌吉| 澳门澳门| 中卫| 乌海| 阿勒泰| 延安| 宁波| 乐平| 玉林| 晋城| 济宁| 阿里| 乐山| 燕郊| 日喀则| 本溪| 阿拉尔| 荆门| 黔南| 蓬莱| 惠东| 甘南| 吉林| 德清| 南安| 九江| 仁寿| 章丘| 长葛| 运城| 嘉善| 武安| 邵阳| 迁安市| 河源| 徐州| 白山| 神农架| 甘肃兰州| 文山| 喀什| 六安| 枣阳| 南京| 吉林| 海拉尔| 德阳| 蚌埠| 海南海口| 咸宁| 漳州| 诸城| 随州| 乌海| 株洲| 禹州| 神木| 诸城| 潮州| 信阳| 秦皇岛| 宁国| 垦利| 桐乡| 巴彦淖尔市| 武夷山| 朔州| 吉林长春| 昌吉| 台湾台湾| 兴化| 天水| 宁德| 四平| 铜川| 柳州| 淄博| 包头| 湛江| 和县| 宜宾| 仁寿| 汉川| 南阳| 赣州| 台中| 瓦房店| 垦利| 和县| 五家渠| 咸阳| 楚雄| 黄山| 白银| 德宏| 泉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