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acronym>
<rt id="88yoq"></rt>
<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rt id="88yoq"></rt>
<acronym id="88yoq"></acronym>
<rt id="88yoq"><optgroup id="88yoq"></optgroup></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rt id="88yoq"><small id="88yoq"></small></rt>
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狂兵 > 最強狂兵最新章節列表

正文 第3948章 是誰不知天高地厚!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可能是吹牛-逼的吧。

蘇無限這看似粗俗的一句話,顯示他對此毫不在意,真的讓米絕西快要氣的眼珠子飛出來了!

多年的道心,好像被蘇無限這一句話給擊破了!

然而,蘇家的無限大爺,就是有這一種不在意的資本!

蘇銳也愿意相信這句話是真的,畢竟,在他的心里面,司徒遠空、露天心,以及老樵夫劉和躍,在華夏的江湖世界就是無敵的,這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殺手家族的“僅存碩果”,怎么可能戰勝自己那兩個師父?

“多年不見,蘇家人還是如此,一個個都是伶牙俐齒的,然而,伶牙俐齒,真的能當飯吃嗎?”米絕西冷冷的說道。

他本來是負手而立的,這一下,手掌猛然一翻,一個簡單無比的動作,卻引起了氣爆聲,似乎是他的掌心之間有著滾滾風雷!

用這個動作引起一下氣爆聲并不算什么,難得是讓風雷之聲不斷響起!

這一點真的很不容易,至少蘇銳并不認為自己能夠做到!

可是,他的眼底并沒有一丁點的畏懼,反而戰意燃燒的越來越熾烈!

不過,這時候,蘇無限卻是拍了拍蘇銳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激動。

他這個當大哥的對自己的弟弟再了解不過,顯然已經看出來對方那躍躍欲試的樣子了。

“今天,用不著你出手!碧K無限說道。

“為什么?我的親哥,好不容易逮到這么一條大魚……”蘇銳不小心失言,直接把心里話說出來了。

依著蘇銳的意思,這個米絕西絕對是個極好的磨刀石,既然對方的實力如此強橫,那么正好是蘇銳提升自己的好機會!畢竟,現在以蘇銳的能力,哪怕放眼全世界,也很難找到幾個能夠和他過上幾招的高手了。

“這是原則問題!碧K無限的聲音之中透著一股清冷之意。

這的確是原則問題!

蘇銳算是明白過來了!

這一次,蘇銳不是不可以出手,但是,這個白天柱明顯針對的是整個蘇家,而且,還把仍舊處于襁褓之中的蘇小念同學牽扯了進來,這種事情,蘇家怎么可能忍呢?

這不是蘇銳出手不出手的問題,而是蘇家的臉面與尊嚴!

蘇家的孩子,怎么可以被別人這樣詛咒!

如果連這種事情都能忍了,那么日后在首都誰都可以來踩蘇家一腳了!

看到蘇銳和蘇無限這兩兄弟似乎在旁若無人的聊著天,白老爺子的表情卻沒什么變化,他說道:“無限,我也是這樣的意思,就按照江湖世界的那一套規矩來,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沒有半點意見!

蘇無限微微地笑了笑:“如此,甚好,大家也就少了很多的束縛了!

畢竟,這里是首都,條條框框太多,想要放開手腳的去爭斗一番,真的太難了!有許多大前提都是不適合去觸碰的!

說著,蘇無限的神情瞬間變冷:“今天這件事情,白家必須要給我一個說法!

話音一落,他便一揮手。

那個抓著白國明的黑西裝便是狠狠一推!

白國明直接被推得半飛起來,跨越了好幾米的距離,重重的摔進了白家的人堆之中!

“親哥,你這是干什么?”蘇銳有點沒太看懂蘇無限的意思,這怎么就把白家老四給還回去了呢?

“白國明,我先還給你們,但是,半個小時之后,我會讓你們主動把他送過來!碧K無限對白家人說道,這無疑也是在回答蘇銳的問題了。

我會讓你們主動把他送過來!

這淡淡的一句話,卻彰顯出蘇無限那無與倫比的霸氣!

要是比起霸道來,恐怕除了蘇老爺子之外,整個首都還沒有誰是蘇無限對手的!

蘇銳這時候有點不太清楚規則,他不禁說道:“江湖規則是什么?是要和這個姓米的家伙單挑嗎?”

蘇無限并未回答,而是對白天柱伸出手來,示意了一下:“你們先請!

米絕西聞言,重重一哼,隨后,他掌心之中持續的風雷之聲漸漸停止,又有兩個身穿黑衣的身影從遠處走了過來。

他們的速度很快,大步流星,幾乎是幾個眨眼之間就來到蘇銳等人的身前!

他們看起來都是四十歲左右的樣子,皆是留著平頭,身材不錯,看起來肌肉下面也都涌動著力量。

“米漢,米威!泵捉^西冷冷說道:“我的兩大關門弟子!

“然后呢?”蘇無限淡淡的問道。

“我花了二十年時間,潛心調教出來的兩大弟子,我曾經說過,如果不找到傳承我衣缽的人,從此不進首都,這一次,我回來了,也就說明,我的傳人已經達到了讓我很滿意的程度!泵捉^西對蘇無限說道:“你出兩個人!

這是要二對二!

說話間,這米漢和米威已經擺出了起手式,其他的白家人都紛紛后退,把中間的場地給騰出來了。

“爺爺,我們也后退吧,接下來交給米老前輩就可以了!卑浊卮〝v扶著白天柱,緩緩往后退去,像白大少爺這樣的精致的利己主義者,自然不可能讓自己被這樣的戰斗被波及到!

畢竟,有法律的條條框框約束之下,很多安全都是可以保證的,但是……江湖規矩可不一樣!

白老爺子既然選擇了這么一條路,就意味著他已經徹底要撕破臉了!

是的,他要以此來表明自己的態度!以此來守住白家的地位!

可若是這一次守不住,那么白家從此將很難再翻身!將繼續在所謂的下坡路上一路走下去!

白秦川此時的眼底有著淡淡的陰云,而陰云之后則是濃濃的擔心。

他知道,雖然自己的爺爺很厲害,讓人很難摸到他的真實想法,可是,在白家大少爺的眼中,他真的不認為整個首都有誰是蘇無限的對手……更何況,此時還有一個更讓人無法捉摸透的蘇銳。

然而,蘇無限都還沒來得及開口呢,就聽到蘇銳這說道:“不用挑兩個人了,我覺得我一個人就能搞定了!”

說著,他的身形已經驟然間動了起來!直接毫無保留的殺向了米絕西的兩個弟子!

此時,蘇無限想要制止,已經是來不及了。

“這小子!碧K無限搖了搖頭,隨后對著身后擺了擺手,示意那兩個準備站出來的手下暫且退回去。

而此時,蘇銳已經分別轟出了兩拳,同時攻擊向米漢和米威!

這兩人沒想到蘇銳說動手就動手,而且速度竟然還能那么快!

“呵呵,以一挑二,真不知道你究竟是哪來的底氣!蘇家子弟,都是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嗎?”

米漢嘲諷的說了一句,隨后抽出了腰間的長刀!

然而,這一刻,他卻發現,蘇銳的拳影已經陡然加速,來到了他的胸前了!

本來蘇銳的速度就已經很快了,此時忽然間實現了二次加速,讓米漢根本來不及揮刀防守了!

他只能本能的后退!一下子閃出了好幾米!

然而,米漢這邊是退開了,可是米威那邊卻沒能順順利利的躲開,肩膀中了一拳,身形踉蹌地跌出了好幾米!

蘇銳這一下子直接逼退兩個人!

這就是米漢口中的“不知天高地厚的蘇家子弟”!

蘇銳微笑的站在原地,說道:“看來,老米家的傳人也不過如此啊,你們這樣的表現,會不會有些辱沒師門了?”

說著,他掂了掂手上的長刀:“嗯,這把刀還算湊合,估計拿到江湖世界去能賣個幾萬塊錢!

聽到蘇銳這樣講,米威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憤怒和屈辱相交織的神色!

因為,蘇銳手中所拿著的,正是他的刀!

和蘇銳不過是簡單的交了一次手,他就中了對方一記重拳,肩膀像是骨裂一般的疼痛,那把刀也握不住,當即易主了!

米漢見狀,當即吼了起來:“米威,你個蠢貨,怎么能讓刀被他給搶走?”

見此情景,米絕西的老臉上也是有些掛不住了。

蘇銳的實力,明顯超出他的想象。

“他真是蘇家的子弟?這不可能!泵捉^西咬著牙說道。

“是蘇耀國的小兒子!卑滋熘幕卮。

不得不說,米家兩大關門弟子的表現讓白天柱感覺到很失望。

“你們可能不知道的是,我其實也是粗通刀法的!碧K銳把手中的刀甩了甩:“這把刀比我用的刀要輕一點,但是湊合用吧,收拾你們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已經足夠了!

這個臭不要臉的……他那哪里是“粗通刀法”,他學的可是華夏江湖最頂尖的刀法!是司徒遠空和露天心合創的!

說完,蘇銳往前跨了一步,長刀舉起。

這一刻,眾人都有種錯覺,好像無數光芒都匯聚到了刀身之上!似乎那一把平平無奇的長刀已經變得無比耀眼了!

而那燦爛的刀芒,在這一瞬間,已經把米漢和米威全部籠罩在內了!

米絕西看著這一切,他的眼底涌現出了濃濃的震驚之色:“這是天心刀法!這是烈陽當空!”

“很識貨!蹦菭N爛的刀芒之中,傳出了一道聲音,似乎是在回答米絕西的話:“你倒是沒有老眼昏花!

在激戰的關頭,蘇銳竟然還有閑情逸致來插嘴!

說著,刀芒消散。

砰!砰!

兩聲悶響!

米威和米漢已經接連跪在了地上!

在他們的膝蓋處,已經留下了深可見骨的傷口!

“現在看來,是誰不知天高地厚?”蘇銳收刀而立,冷冷問道。

(本章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55suji.com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长垣| 南安| 天水| 儋州| 喀什| 迁安市| 安庆| 定州| 牡丹江| 长兴| 宁波| 定州| 齐齐哈尔| 包头| 凉山| 烟台| 辽宁沈阳| 鸡西| 鞍山| 洛阳| 亳州| 定西| 诸城| 莒县| 阳泉| 日照| 黔西南| 许昌| 乌兰察布| 临汾| 项城| 泰兴| 巴彦淖尔市| 明港| 西藏拉萨| 武威| 哈密| 丹阳| 阿拉善盟| 商丘| 深圳| 云浮| 随州| 乐清| 正定| 大理| 开封| 辽阳| 阜新| 香港香港| 新泰| 灌南| 天长| 莱州| 随州| 沭阳| 延安| 百色| 灌云| 昌吉| 扬州| 宜宾| 泗洪| 龙岩| 吉林长春| 哈密| 长葛| 邳州| 黔南| 喀什| 淮北| 宜宾| 洛阳| 扬中| 保山| 石河子| 钦州| 安顺| 内江| 大理| 温岭| 灌南| 株洲| 白沙| 喀什| 日土| 宁德| 厦门| 燕郊| 海拉尔| 天长| 萍乡| 济南| 图木舒克| 十堰| 台北| 红河| 淮南| 衢州| 桓台| 通化| 长兴| 霍邱| 蓬莱| 灌南| 晋江| 那曲| 北海| 德州| 楚雄| 佛山| 营口| 灌云| 燕郊| 昌吉| 黄南| 瑞安| 陵水| 克拉玛依| 昌都| 哈密| 芜湖| 扬州| 吉林| 和田| 宁波| 阳春| 大丰| 长垣| 佛山| 大庆| 张家界| 济宁| 东莞| 香港香港| 攀枝花| 朔州| 公主岭| 金华| 柳州| 海宁| 渭南| 滕州| 巴彦淖尔市| 邹城| 四川成都| 来宾| 保定| 那曲| 定西| 五家渠| 济源| 广饶| 鹰潭| 赵县| 昌都| 那曲| 云南昆明| 临沧| 昌吉| 招远| 西藏拉萨| 晋中| 玉溪| 中山| 固原| 馆陶| 东阳| 顺德| 包头| 克孜勒苏| 梅州| 丽江| 曲靖| 锡林郭勒| 开封| 陕西西安| 宁德| 吕梁| 邳州| 黑河| 朝阳| 改则| 黄石| 乳山| 潮州| 招远| 大理| 芜湖| 邯郸| 驻马店| 桂林| 淮南| 澄迈| 本溪| 秦皇岛| 海门| 临汾| 安康| 盐城| 潍坊| 文昌| 东营| 安吉| 淮南| 临汾| 绥化| 枣阳| 荆门| 儋州| 巢湖| 乌海| 海东| 内江| 巢湖| 神木| 济源| 泰州| 乳山| 南京| 常州| 南通| 崇左| 咸宁| 澳门澳门| 东台| 普洱| 莆田| 神木| 高密| 宿州| 佛山| 中山| 包头| 金昌| 山西太原| 明港| 唐山| 永新| 南通| 漯河| 双鸭山| 益阳| 上饶| 海南海口| 湖州| 蓬莱| 遵义| 兴安盟| 邹城| 仙桃| 鄂尔多斯| 瓦房店| 公主岭| 萍乡| 博罗| 滁州| 万宁| 福建福州| 沧州| 佛山| 乌兰察布| 宿迁| 内蒙古呼和浩特| 锡林郭勒| 沭阳| 七台河| 益阳| 顺德| 威海| 台北| 泰兴| 萍乡| 广西南宁| 厦门| 阳春| 汉川| 咸宁| 石河子| 泰州| 德宏| 淮安| 绥化| 宁国| 青州| 安康| 慈溪| 衡水| 鹤岗| 菏泽| 开封| 葫芦岛| 大庆| 开封| 凉山| 辽宁沈阳| 通辽| 涿州| 阳泉| 信阳|